叶圣陶说,九如巷中张家的四个女儿,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张兆和是三小姐,张家最出色的女儿。熟读四书五经,英文流利,通音律、习昆曲、好丹青。她在中国公学读书时,走到哪里都会获得超高的回头率,每天收个几封情书,有时高达几十封。张兆和并不上交,也不拆封,只将写情书的男生都编上号码,分别是“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后来每日的几十封情书中,有一半出自文学讲师沈从文。
    当时的沈从文年近三十,在赫赫有名的中国公学里毫不起眼。他出身低微,来自湘西古城凤凰;文化程度不高,只上过小学,连标 ...

郑板桥辞官后,为了维持一家的生计,不得不靠卖书画为生。鉴于郑板桥的名气,社会上各类求板桥作画的人是络绎不绝。可郑板桥的画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对于那些为富不仁的富商巨贾,他就是不肯为五斗米折腰,“索我画,偏不画”。一次扬州有一个盐商,为了附庸风雅,想让郑板桥帮自己画一幅画,并承诺会重金酬劳,郑板桥素闻此人不学无术横行乡里,因此拒绝为其作画。
    眼见吃了闭门羹,这位商人并没有死心,而是想出了一个对策。一天,郑板桥到扬州城外出游,在一片竹林旁听得不远处有优美的琴声传来,郑板桥也是喜欢音乐的,便寻 ...

孙中山一生支持革命。曾经有人到东京跟孙中山说要在山东革命,一切完备,可惜钱不够,孙中山就把自己仅有的1200元给了那人。过了几天,有朋友说:“那个人把钱乱花了,你为什么要轻信他们,老是被骗呢?”孙中山说:“革命不怕被骗,不怕失败,一百件革命事业只要有一件成功,革命就能胜利。”
    孙中山从海外回国,许多人听说他带回来好多华侨捐款,把他当成了财神爷,天天盼着他回到上海。等到孙中山一下轮船,还在老远的地方人们就看见了他,跑过去围着他很直接地问:“这次回国带了多少大洋回来啊?”孙中山笑着说:“钱我没有 ...

魏源是近代史上杰出的思想家、改革家、史学家、地理学家和文学家。人们常常称赞他博古通今、造诣精深。人们所不知道的,是与他同时代的另一位英才。
    这位英才的名字叫石昌化。
    魏源15岁在县试中,认识了小他一岁的竞争对手石昌化。主考官发现这两人年龄虽小,文章都属上佳。因为难分伯仲,便将他俩同时“拔置前茅,赞为双璧”。第二年,魏源和石昌化又同时参加了“府试”,分别获得冠军、亚军。
    魏源能成功,绝对是“梅花香自苦寒来”。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甚至因为在书房里待得太久,连自己家的仆人都认不出来了。
   ...

梅兰芳能成为京剧大师,除了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之外,他的背后还有个特殊的智囊团。成员多是京城名流,因为酷爱京剧,自发组织起来,为他出谋划策、创作剧本、联系演出,出钱出力,事无巨细,几乎无所不包。这些人都是梅兰芳的超级“粉丝”,因此被形象地称为“梅党”。
    李宣倜便是“梅党”中人。清末时他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回国后任三品御前侍卫,人称“三爷”。梅兰芳出身贫寒,幼年丧父,跟随祖母生活。他自幼入科班学艺,10岁起登台演出,自此崭露头角。李宣倜对梅兰芳极为赏识,帮他修改过不少唱词,还接济过梅家,两个人由 ...

“钢琴王子”克莱德曼的中国巡演刚一结束,等待索要签名的拥趸就排成了长龙。大厅里人头攒动,拿到签名的“粉丝”欣喜若狂,好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这时,一对引人注意的父子排到队伍前头。克莱德曼习惯性地拿起签字笔,客气地问他们想签到哪里。不料,这位父亲竟然说:“我们不要签名。”
    此言一出,众人惊诧不已,纷纷把目光聚集在这一对等候几个小时却不要签名的父子身上。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这位父亲看着克莱德曼说,“我想让我的孩子握一下您的双手。”周围的人更加不解了,纷纷上前看个究竟。
    这 ...

谁会想到“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也是个赌神。北宋灭亡,逃难下船后的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赌它一把再说;她发明了一项赌博游戏,还记载给后人看。宋朝的禁赌刑罚严厉,她怎么赌呢?
    李清照对赌博不是一般的喜欢,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
    她写过一篇《打马图序》,“打马”就是一种赌博的方法。在这篇文章中,李清照一开篇就教训人说:你们赌博为啥就不能像我一样精通呢?其实赌博没什么窍门,找到抢先的办法就行了,所以只有专心致志地赌,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所谓“博者无他,争先术耳,故专者能之”也。
    她还得意洋 ...

北宋著名文学家欧阳修曾受一位挚友之托,写了一篇题为《昼锦堂记》的文章。欧阳修字斟句酌,反复推敲,把文章写好后,便命一差官骑马给友人送去。
    可是到了晚上,欧阳修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命令一个仆人道:“你赶快骑快马去追那送文章的差官,让他把文章带回来!”
    “老爷,那差官已到百里之外了,现在又是晚上,哪能追得上呀!”那仆人说道。
    “无论如何你也要追上他,即使我那文章已经送到,也得设法取回来!”
    看见主人态度如此坚决,仆人就急忙骑上马,走捷径,抄小道,拼命追赶,最后总算追上差官,把文章 ...

鲁迅先生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从他那短发、穿长裤、吸烟的形象就能看出来。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对女人的穿着有研究,你可能不相信,但那就是事实。
    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提到:萧红和鲁迅很熟,她天天去鲁迅家做客,对鲁迅尊称为周先生,对他的妻子许广平,很尊敬地叫许先生。有一次萧红穿了一件新的大红上衣,很宽的袖子,到鲁迅家想让他们表扬一下。
    鲁迅先生坐在躺椅上,抽着烟,看见萧红来了,也没有太在意,没说衣服而说了天气:“这天气闷热起来,这就是梅雨天。”许先生忙着家务,也没有对萧红的衣服加以鉴赏。 ...

1915年8月底的一天夜晚,一位中年男子坐在院子里出神地望着天上的星星,这时,一个身穿长袍的男人走进了院子,说:“先生,听说最近天空中出现了帝星,有这回事吗?”这个不速之客是来自“筹安会”(一个袁世凯为了称帝而成立的组织)的说客。
    中年男子冷冷地答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叫帝星。”说客不甘心,说:“五星连珠,这是吉兆,您应该顺应天象,上书劝袁公正位才是。”中年男子转过身,盯着说客的眼睛说:“这样的天象,是可以计算出来的,我不知道这和吉兆有什么关系。”
    这位中年男子就是**中央观象台首任台 ...

北宋神宗皇帝在位年间,东京有个宗亲被册封为鲁王。鲁王膝下有一个独女,芳名珠姬,人称“宝珠郡主”。 “宝珠郡主”那年刚满15,还未曾许配,小模样十分可人,身材曲线极美,特别耀眼。赵珠姬深受鲁王溺爱,天不怕地不怕,活像男孩。按辈分她是神宗皇帝的堂孙女。神宗皇帝见她活泼可爱,也时常唤她单独进宫,陪伴下棋,还准备要为这个堂孙女指婚哩。
    这年的正月十五,按年例,神宗皇帝会在夜里亲自去东京街上看花灯,然后上金明池望火楱,高兴地玩个通宵达旦。宰相王安石,枢密副使欧阳修等百官也要在佥明池望火楼下坐定,品酒 ...

她本出生于富商之家,过着一种平静奢华的生活,却因为丈夫经商不在家,不忍寂寞,断然去外面寻找“性福”;她和三千个男子上过床,喜欢在旅馆裸睡,她是民国第一位“身体写作”的先锋,不仅把情人的情书印刷成册,起名为《摩登情书》,还广而告之,成为当时风靡一时的畅销书;她,二十八岁,看破尘世,遁入空门,却又参不透情事,最后跳海自杀,她就是广州的奇女子余美颜。
    “留守妻子”很寂寞
    在一些民国的书籍上,我们经常看到林徽因、谢冰心等才女的故事,却鲜少知道广州奇女子余美颜。其实,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余美颜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6-12-5 16:30 , Processed in 0.220792 second(s), 61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