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长大以后能做美国总统吗?”
    “当然可以。儿子,每个人都可以做美国总统,你看看今年竞选的人就知道了。”
    “如果我要当总统,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你要向美国人宣布,你要竞选总统是因为这几十年来美国一直需要领导、诚实和方向。你一定要告诉美国人,在面临当前危机的时代,你自觉是指引国家命运的最佳人物。”
    “这就够了吗?”
    “不够,你还要筹募一千万元来参加初选。”
    “我怎么去筹款呢?”
    “你答应给人们需要的任何东西,这样你才能得到钱。”
    “这不是欺诈吗?”
     ...

一位精神病患者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时期之后,主治医师跟他谈了一次话,看看是否可以让他出院。
    “你出院之后打算做什么?”
    “我要弄一支弹弓来,”病人说,“把这里的鬼窗子通通打碎!”
    继续治疗六个月之后,这位患者又被医师叫去观察疗效。
    “你出院后打算做什么?”
    “嗯,我打算找份工作。”病人应道。
    “好!”医师大喜,“然后呢?”
    “我要租一间公寓。”
    “很好,然后呢。”
    “然后我要找一位绅士。”
    “好极了!然后呢?”
    “我要将这位绅士带到我的公寓里去,替他脱西装 ...

一位军士正在给一批新兵介绍部队的艰苦生活和服役情况。他一本正经地说:“军队的士兵一天要干二十五个小时。”一个新兵嘀咕说:“但是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呀!军士。”军士理直气壮地解释说:“那么,士兵就每天提前一小时起床!”

香港的律师资格考试,那是要一连考三天而且极其累人的考试,及格率非常低。第一天的考试结束时,一个显然觉得自己不会及格的考生挥舞着试卷大声对他的朋友说:“你看见这张试卷吗?我要把它珍藏起来,将来用它来向我的子孙解释为什么我要做水管工人!”

有一位职员生性怠惰,上班时到处闲逛,把老板惹火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懒的人,你一个月都做不满一天的工作。”老板怒气冲冲地说,“你自己想一想,公司雇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处?”
    职员低头想了一会儿,回答说:“当我去度假时,不需要别人来顶替我的工作。”

一对年轻的苏格兰人坐在公园的一条长椅上,相互沉思地凝视着。过了好长一会儿,姑娘对她的男伴低声说道:“安古斯,告诉我你正在想什么,我就给你一个便士。”
    小伙子答道:“我正在想,如果你给我一个小小的吻,那是再好不过了。”
    姑娘红着脸吻了他。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道:“我再花一个便上,买你现在的想法,安古斯。”
    “这次我想的可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小伙子说。
    “会是什么问题呢,安古斯?”姑娘很害羞地问。
    “我正在想,现在你该付给我那个便士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英、法三国各自垄断了制造光学玻璃的秘密,而这光学玻璃是国防工业上的重要材料,缺了它,潜水艇、飞机等就都成了瞎子,1916年春,一只俄国小船悄悄地驶进了英国港口。几个俄国学者一下船就拜访英国负责军火生产的大臣,要求传授光学玻璃制造技术,英国大臣叫他们去法国学习。俄国学者到法国找到法国总统,总统又陪着他们去会见光学玻璃制造商曼杜阿,后者说什么也不肯公开秘密,即使出一百万法郎也罢,俄国学者重返英国,好说歹说,答应给予英国光学玻璃制造商二十五年特权,才得到了制造光学玻璃的诀窍:熬 ...

父亲:皮埃罗,今天不要去上课了。昨天晚上,妈妈给你生了两个小弟弟。明天,你给老师解释一下就是了。
    儿子:爸爸,明天我只说生了一个;另一个,我想留着下星期不想上课时再说。

我的两个女儿常取笑她们的爷爷是老顽固,而他却竭力否认。一天,爷爷跟她们讲他在山里的一次骑马旅行。他说:“导游认为马的性格应和骑马的人一致、并把我们作了很仔细的搭配,”
    “你骑的马什么样?”一个女儿插嘴道。
    爷爷极其勉强地回答:“给了我一头骡子。”

徐美春
    有个妇女提出要跟她丈夫离婚,原因是丈夫抛弃了她。这个女人共有14个小孩,年龄分别是1到14岁。
    “他是什么时候抛弃你的?”法官问道。
    “13年前。”
    “如果他是13年前离开你的,那么这些孩子是谁的呢?”
    “他老是回来向我道歉。”

有一位丢了帽子的人想去教堂偷一顶。一天,他上教堂听到牧师关于“十戒”的说教,结束时他就去对牧师说:“我是带着犯罪之心到此,你挽救了我,使我脱离了罪恶。我正想偷走一顶帽子,但听了你教诲后,我就改变了原先的主意。”
    “好,”牧师说道;“请告诉我,我讲的哪些话使你改变了主意?”
    “行,”那个人解释道,“当你谈到人们不要犯通奸罪时,我就记起来我的帽子是丢在何处了。”

我表妹是空姐,她跟我讲的一件事。一个机长晚班要飞杭州,到那正好过十二点是他的生日,大家就决定去KTV庆祝。
    机长打电话预定房间:“你好,我想定一个大房。”
    KTV:“请问您定几点的,现在没有大包房了。”
    机长:“没事不着急,我现在在广州,我定晚上一点的就行。”
    电话那头传来轻蔑的一声:“先生,您开玩笑呢,在广州订我们这里的包房干什么?”
    机长:“没事,我开飞机过去,肯定能到。”
    啪,那头给挂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GMT+8, 2024-5-27 07:30 , Processed in 0.765625 second(s), 51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论坛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原作者。

如涉版权,请发邮件admin@storyren.com,将立即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