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七岁那年在莱因河畔法兰克福开完音乐会以后,有个14岁的少年走到他跟前,向他说:“你演奏得多精采!我可总学不好。”
    “为什么?你再试试看,如果不行,就作曲去吧。”
    “我写诗……”
    “那挺有趣。写好诗大概比作曲还难吧?”
    “不难,容易极了,你可以试试……”
    同莫扎特谈话的少年是——歌德(德国后来:著名思想家、作家、诗人、剧作家)。

图示的正方形,是由二十一个大小各不相同的正方形组成的。它在数学的一个分支“图论”中颇有名气,叫做“完美正方形”。
    在本世纪的三十年代,还没有任何人能作出一个由若干个大小不同的正方形组成的正方形。许多人认为那是不可能的。当时正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的四个学生——塔特、斯东、史密斯、布鲁克斯,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没有得出结果。
    这次讨论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几年之后,当他们再次相聚时,竟发现各自都在进行探索。布鲁克斯发现了一种“完美正方形”,史密斯和斯东发现了另一种。而培特却找到了进一步研究的 ...

每日步行二小时,每夜睡眠七小时;困意上来即眠,睁开眼睛即起;起床后立即投入工作。吃饭喝水以刚饱为度。
    只说应该说的话,只写有胆量署名的文章;只干你能够在人前说的事。切莫忘记,应做一个别人能够信得过的人。不要盲目地创造,亦不可肆意地破坏。待人首先须持有宽容的态度,而不应蔑视、仇恨和嘲笑别人。

尼克松访华期间,在一次晚宴上,美国助理国务卿格林不知怎么对中国的五星红旗产生了疑问。他问时任周恩来总理助理的熊向晖:你们的国旗底色是红的,为什么五颗星是黄颜色?五颗星为什么是一大四小?
    这个问题虽然有标准答案,可熊向晖想,老实回答他,他不定又会问出什么难缠的新问题,于是就反问:“你们美国的国旗,有50颗星,代表你们50个州,13条杠,代表最早独立的北美13州,对吧?”格林说是。熊向晖说:“这13条杠,7条红的,6条白的,对吧?”格林说,不错。见格林入套,熊向晖打趣地问:“那你说说,哪7个州是红的?哪6个州 ...

1934年12月,《论语》半月刊连载老舍的长篇小说《牛天赐传》第九节,校样打出后,文尾尚余空白一处,老舍见状,逐提笔在空白处为自己的作品撰写广告一则,以为补白。主编人林语堂过目,莞尔一笑,签字付印。老舍自撰的作品广告妙趣盎然,抄录如下:
    《牛天赐传》是本小说,正在《论语》登载。
    《老舍幽默诗文集》不是本小说,什么也不是。
    《赶集》是本短篇小说集,并不去赶集。
    《猫城记》是本小说,没有真事。
    《离婚》是本小说,不提倡离婚。
    《小坡的生日》是本童话,又不大像童话。
    《二马》 ...

1936年秋,与老舍同在青岛山东大学任教的萧涤非将要结婚,却突然被校方无理解聘,不得不在结婚当天离开青岛南下。就在萧涤非夫妇乘坐的列车即将开动的时候,车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涤非!”萧涤非惊奇地发现,来者是老舍。只见他右手拎一根文明棍,左肋下夹着一本书。“涤非,弟妹,我是来参加你们婚礼的。”老舍气喘吁吁地说着,将夹在右肋下的那本书递上,“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萧涤非很激动,接过一看,才知道是刚刚印出的老舍新著《牛天赐传》。
    老舍成了萧涤非“婚礼”上的唯一来宾。这本《牛天赐传》则是萧 ...

1943年夏天的某一天,陕北延安的中央党校里,一些解放军的高层正在参加一个会议,也可以说是在倾听一个工作报告。作报告的人,就是我党的伟大领袖毛主席。
    当时,毛主席在党内、军内的地位非常之高,大家非常尊敬并佩服他,因为他带领团队攻克了一个个困难,趟过了一个个“险滩”。
    台上的毛主席在认真的作报告,台下有一个人抓耳挠腮、东张西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个有点“不正常”的人就是陈赓。
    突然,陈赓站了起来,此时所有人的眼光被他所吸引。
    接着,陈赓直奔主席台而去。
    全场众人惊呆了,这是 ...

有位妇人去拜访英国哲学家、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Thomas Carlyle),说她最近做家事老是不带劲,不知先生能否指点迷津?
    “有空的话,不妨先整理一下针线盒。”
    “针线盒跟我的烦恼有关吗?”
    “先把零乱的针钱盒收拾干净,再将衣橱内的衣服分类整齐,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星期后,这位妇人容光焕发地出现在喀莱尔面前,说:
    “我取出针线盒后,被里面的零乱吓了一跳。于是我立刻动手,把钱线盒、衣橱和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弄得干干净净。至今,我才体会出先生话中的含意——人生种种好比针线盒,有时 ...

开皇六年(586年),隋朝的朝堂发生了一件大事。太常卿牛弘受皇帝委托,向大臣传旨,可等到了大臣跟前,却发现早已将皇上的旨意忘得一干二净,他只好硬着头皮,返回去问皇帝。
    这让大臣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忧心忡忡,有的认为牛弘闯祸了,这次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整天在皇上面前战战兢兢还有可能冒犯皇上,牛弘竟然把圣旨给忘了,这还了得吗?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大臣们大跌眼镜,皇上不但没有怪罪牛弘,还重赏了他,后来还给他加官进爵。
    ...

隋朝有个名叫牛弘的官员(牛弘是开创藏书史研究第一人,提出了著名的藏书“五厄论”),隋文帝时先后任吏部侍郎、吏部尚书等职,具体负责文职官员的任免、考绩和调换、升迁等。牛弘家居安定(今甘肃省泾川县北),好学博闻,为人宽厚,政绩也很出色,有时还爱同下属开个玩笑,在众官之中口碑不错。
    有一次文帝让他考察候选官员马敞,此人面黑纤瘦,举止拘谨,牛弘见其人物猥琐,便有些不悦。马敞向他施礼,他竟不理,甚至连招呼也不打,只顾侧卧在床上,旁若无人地吃零食。马敞参见完毕,想听听这位牛大人要说些什么,不料牛弘竟 ...

唐朝魏博节度使韩简,性情粗鲁而直率,平时遇到有学识的文士谈论,因听不懂他们的话,常觉得是耻辱。于是请了一位孝廉令讲《论语》,及至讲到《为政篇·明月》中“三十而立”时忽恍然大悟,即对身边的从事们说:“我近来才知道古人是多么地淳朴,年纪到了三十岁方能站立。”在场的人听了,笑得东倒西歪。

1786年春天的一个夜晚,当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来到巴黎戏院观剧时,全场观众群情鼎沸,一片欢腾。在欢声笑语渐平之际,观众里有个年轻公爵奥古斯丁,自以为风流调傥,向王妃“咻咻”吹了两声口哨。
    不料,国王知悉了此事,勃然大怒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敢调戏王后!”随后,便命令将奥古斯丁抓起来,未经过任何审判程序,年轻的公爵就被关进了监狱。
    3年过去了,外边的世界已天翻地覆。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摧毁巴士底狱,引发了声势浩大的法国大革命。可这似乎与奥古斯丁无关。
    在又过了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GMT+8, 2024-5-27 07:21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53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论坛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原作者。

如涉版权,请发邮件admin@storyren.com,将立即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