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年10月,抗日英雄吉鸿昌升任绥远省督统署直辖骑兵团团长兼警务处处长。不久又被任命为第36旅旅长。十几年里,吉鸿昌虽不断升官,但却丝毫没有改变“当兵救国,为民造福”的初衷,时刻铭记着父亲“作官即不许发财”的教诲,并把这句话写在细瓷碗上,交给陶器厂仿照烧制,发给部下以勉励大家廉洁奉公。
    他严于律己,也约束部队不许扰民。吉鸿昌结识共产党员宣侠父等人,开始接触革命思想,吉鸿昌所部被誉为“铁军”。

曹魏大臣许允之妻是卫尉阮共的女儿、河内太守阮侃的妹妹,花烛之夜,发现阮家女貌丑容陋,匆忙跑出新房,从此不肯再进。
    后来,许允的朋友桓范来看他,对家人说:“不必担心,我一定劝入。”
    桓范对许允说:“阮家既然嫁丑女于你,必有原因,你得考察考察她。”
    许允听了桓范的话,果真跨进了新房。但他一见妻子的容貌拔腿又要往外溜,新妇一把拽住他。许允边挣扎边同新妇说:“妇有‘四德’(封建礼教要求妇女具备的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四种德行),你符合几条?”新妇说:“我所缺的,仅仅是美丽的容貌。而读书人 ...

1948年5月,国民党在南京召开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副总统。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参加了副总统竞选。竞选对手主要是桂系军阀李宗仁。
    选举前,为了让代表了解自己的思想和打算,于右任每天在屋内摆一书桌,置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凡代表即送“为万世开太平”条幅。同时,另设一长桌,放置他签名的照片2000张,每张照片上签有各代表的名字,分省、分市、分县或分职业排列,由代表们上门时自己检取。每天上门拜访于右任的人最多时每小时一二百人。
    大多数人都悟出于右任先生是以声望和一支笔作为竞选的力量。
    参与副 ...

冯玉祥练兵好用问答式。有一次召集部队讲话。讲了一段即问:“你们听见了没有?”全体肃立一致大喊:“听见了!”再讲一段,又问:“你们懂吗?”全体又答:“懂得。”
    冯便指一士兵问:“我刚才讲的什么?”士兵肃立答:“报告总司令,忘了。”

冯玉祥在郑州过新年时,召集全体官兵,行贺年礼,到者足有二万人以上。他站起来训话说:“今天元旦,循俗例当烧串炮以志庆祝。可是我们财政不足,而且也要节俭,不买串炮了。我们就用口大声烧炮算了吧。来!来!来!眼着我?砰砰磅……”全军大叫砰磅十几分钟,轰天震地,真是好听。冯先生最爱提倡的口号是:“穷小子自有穷办法。”不错!

“给我找一位只从一方面看事物的经济学家来!”杜鲁门曾这样要求过,“我所有的经济学家都爱说,从一方面看怎么怎么样,但从另一方面看又怎么怎么样。”看来,他是对这种话听腻了。

1948年杜威和杜鲁门竞选美国总统。民意测验中,杜威遥遥领先,胜券在握。他在准备庆祝胜利时问太太:“你就要跟美国总统同榻了,有何感受?”他太太答:“荣幸之至,简直等不及了。”
    出乎意外,这次选举杜威失败了。杜威的太太说:“请问,是我到华盛顿去,还是让杜鲁门到这里来?”
    (托马斯·杜威1944年和1948年期间两度作为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参选美国总统,但都败选,但他依然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

相传我国宋代著名诗人苏轼曾为一个卖油煎馓子的老妇人写了这样一首诗:“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知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这首诗当时被制成匾,高悬在铺门上方,以招徕顾客。顿时店铺门庭若市,生意兴隆。
    苏联著名诗人马雅可夫斯基从1923年到1925年,共写了300首广告诗,发表在报刊杂志上,印在糖果包装纸上,影响很大。如一首关于“国营百货公司”的诗是这样写的:
    (一)身体、肚子、智力、需要的一切东西,国营百货公司都能提供给你。
    不必怀疑,也无须深思,买各种妇女用品,只有上国营百货 ...

威廉·萨默塞恃·毛姆(1874—1965年),是英国现代著名作家,写下了《人性的枷锁》、《月亮第与六便士》等著名长篇小说,他的短篇小说在世界上的声誉更大。可谁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小说家成名前,生活可困难啦。他常常饿着肚子写小说。
    快山穷水尽了,毛姆不得不老着脸皮,来到一家报社广告部,找到主任后,结结巴巴地开口:“先生,请帮我一把吧。我要推销我的小说。想来想去,只能求助于报社登广告了。还想请您帮忙,在各大报纸上都刊登。”
    “各大报纸?”广告部主任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亲爱的毛姆先生,您有那么多钱吗? ...

费马是17世纪法国图卢兹议会的议员,一个诚实而勤奋的人,同时也是历史上最杰出的数学业余爱好者。在其一生中,他给后代留下了大量极其美妙的定理;同时,由于一时的疏忽,也向后世的数学家们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费马有一个习惯,他在读书的时候喜欢把思考的结果简略 地记在书的空白处。有一次,他在阅读时写下了这样的话:“……将一个高于2次的幂分为两个同次的幂,这是不可能的。关于此,我确信已发现一种美妙的证法,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这个定理后来被命名为“费马大定理”,即:不可能有满足x^n+y^n=z^n , ...

相传康熙年间,宁波会馆和福建会馆在上海为建馆之事争执厉害,谁也无法平息纠纷。恰遇宰相李光地到上海,福建会馆的文人学士暗自欢喜:宰相李光地正是福建泉州府安溪人。论亲说故,福建人有了靠山。然而宰相李光地对乡亲往来既不冷也不热,谈到会馆纠纷之事,却说:“地是别人的,争什么呢?"福建文人听后颇多不满。而宁波会馆的文人得知李光地是福建人,赶忙派人去见宰相,礼数频频,称是误会。 李光地则客客气气地表示: “吴越比邻,地近你们,望多照顾。”这样一来,福建会馆的人既不敢争,宁波会馆的人也不敢阻挠,一场纠纷就此 ...

瑞士数学家欧拉早年曾受过良好的神学教育,成为数学家后在俄国宫廷供职。有一次,俄国女皇邀请法国哲学家狄德罗访问她的宫廷。狄德罗试图通过使朝臣改信无神论来证明他是值得被邀请的。女皇厌倦了,她命令欧拉去让这位哲学家闭嘴。于是,狄德罗被告知,一个有学问的数学家用代数证明了上帝的存在,要是他想听的话,这位数学家将当着所有朝臣的面给出这个证明。狄德罗高兴地接受了挑战。
    第二天,在宫廷上,欧拉朝狄德罗走去,用一种非常肯定的声调一本正经地说:
    “先生,(a+bn)/n=x,因此上帝存在。请回答!”
    对狄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GMT+8, 2022-12-7 04:01 , Processed in 0.064718 second(s), 40 queries , Memcache On.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原作者。

如涉版权,请发邮件admin@storyren.com,将立即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