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美国喜剧作家斯克尔顿(1913年出生)和他的几个朋友乘飞机去欧洲观光,他本人还将在伦敦雅典娜剧院出演。
    当他们飞越阿尔卑斯山时,飞机的3个引擎突然熄火。情势非常不妙,大多数乘客惴惴不安地开始祷告起来。
    当飞机很快地降低高度抵近不祥的山巅时,斯克尔顿扮演起他最好 的剧目中的一个逗人角色,以分散乘客的注意力。但许多人仍一本正经地祈祷着。
    在最后的一刹那,驾驶员把飞机稳稳地停在了一片陡峭而开阔的斜坡上。乘客们像逃离了地狱般地高兴起来,而斯克尔顿说:“现在,女士们,先生们,20分钟前的坏 ...

有一次,一个又高又瘦的客人去拜访小说家赫维斯,看他胖乎乎的模样,便说:“如果我像您这么胖的话,我一定没有生活的勇气,非上吊不可!”
    赫维斯笑着回答:“我如果接受您的建议上吊的话,一定会用您当绳子的。”

黎元洪曾颁发给胡适勋章。胡适在报上刊登启事:“4月5日的 《益世报》上登出新发表的大批勋章,内有‘胡适给予三等嘉禾章’ 的一项,我是根本反对勋章、勋位的,如果这个胡适是我,还是请政府收了回去罢。”

曾任印度总督、外交部长和驻美大使等职的英国保守党政治家哈里法克斯伯爵(1881一 1959年)在生活中喜欢演一些即兴的幽默恶作剧。
    有一次他在去巴斯的火车上旅行,同车厢的是两位互不相识的中年妇女,都显得端庄而又矜持,因此他们三人谁也没有主动去打破沉默。
    火车开过一条隧道时,车厢里变得伸手不见五指,哈利法克斯在自己的手背上吻了好几个响吻。
    火车开出隧道时,这位显达的政治官员问两位旅伴:“刚才隧道里的荣幸,我应该感谢哪一位漂亮的夫人呢?”

曹靖华在重庆翻译克雷莫夫的《油船德宾特号》时,为了要给书中写到的操纵左右方向的圆盘找一个适宜的译名,从观音岩一直跑到两路口,询问了沿途所有的汽车修理厂,最后才确定那个圆盘叫作方向盘或方向轮。

(杜撰)巴西某小礼品店有条别出心裁的店规:凡是各界名人前来购物,一律不必付钱,只需以他的拿手绝招来证明他的身份即可。
    一天,贝利来到这家店里。为了证明自己确是贝利,他就顺手拿起店里的一只球放到地上,用脚轻轻一勾,又飞起一脚,把球不偏不倚踢在门铃上,门铃声叮当未绝,又见他用头一顶,把刚要落下来的球顶到原来的地方,位置竟丝毫不差。
    老板马上招呼贝利,请他挑选所需物品,不必付钱。接着,又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巴西前总统。老板仍是照章办事,请他以绝招来证明身份。但来人说自己并无绝招。
    老板退 ...

著名笑星姜昆的相声表演艺术才华尽人皆知,可他的打油诗,人们却知之甚少。其实姜昆的打油诗,堪称一绝,随便出个题,他略加思索,即可出口成诗,不仅合辙压韵,且美在其外,寓意其中。他的诗属土里刨诗,没有粉黛胭脂之气,却有新鲜泥土之香;不像朦胧诗那么高深莫测,却具备朗朗上口之韵。
    画家韩美林,是当代不可多得的书画双绝奇才。 有一次韩美林画了一幅骆驼,姜昆在旁边看,韩美林客气地请姜昆题个上款。姜昆也客气了一番之后,见对方诚挚相邀,于是便擎毫在手,饱蘸香墨,在画着骆驼的宣纸上留下了一首情趣盎然的打油诗 ...

(杜撰)尼克州长参观疯人院时,见一个疯子把自己悬在房梁上,还发出“哈哈”的怪笑声,便问另一个疯子:“他干吗要这样!”
    “他把自己当成吊灯了。”
    “咳,你们医院也真不负责,为什么不提醒他,让他下来呢?”
    “那可不行。他要是下来了,就没了吊灯,四周不成了漆黑一片了吗?”

有一天,有位大学教授特地向日本明治时代著名禅师南隐问禅,南隐只是以茶相待,却不说禅。
    他将茶水注入这位来客的杯子,直到杯满,还是继续注入。
    这位教授眼睁睁地望着茶水不停地溢出杯外,直到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终于说道:“已经漫出来了,不要再倒了!”“你就像这只杯子一样,”南隐答道,“里面装满了你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你不先把你自己的杯子空掉,叫我如何对你说禅?”

一天,古罗马将军西比奥(公元前237—前183年)去拜访他的一个朋友、诗人昆塔斯·恩纽斯。敲开门后,诗人的奴隶仆人告诉他主人不在家。可恰在这时,西比奥一眼瞥见了诗人正闪进后面的一间小屋里。他没有诘问那位奴隶,只是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没隔多久,诗人恩纽斯也来拜访西比奥。当朋友到门前时,西比奥站在屋里大声说:“西比奥不在家。”
    “你别指望我会相信这话——我已听出了你的声音。”诗人在外面抢白说。 “好你个混蛋,”西比奥回击说,“我连你的奴隶的话都相信,你却不相信我。”

一天,阿凡提的一些朋友约他一起去钓鱼。阿凡提不好意思拒绝,便一起去了。
    其实,阿凡提并不喜欢钓鱼,因为他不愿伤害那些可怜的生灵。
    到了湖边,朋友们纷纷开始钓鱼、抓鱼,突然,一位朋友摸到了一条大鱼,阿凡提可怜那条鱼,但又一时想不出解救这条鱼的办法,着急中他自己跳进了河里,那条鱼果真趁机溜掉了。
    “喂!阿凡提,你这是干什么?”朋友们奇怪地问他。 “没什么事,我把自己当成鱼了。”阿凡提从水中探出头来说。

有个少年问莫扎特怎样写交响乐。莫扎特回答道:“您写交响乐还太年轻,为什么不从写叙事曲开始呢?”少年反驳道: “可是您开始写交响乐时才10岁呀?”
    “对,”莫扎特回答道,“可那时候我没有问过谁交响乐该怎样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3-27 20:48 , Processed in 0.407525 second(s), 53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