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年5月9日第6军司令约翰·塞奇威克将军(美国内战期间,北军将领)在弗吉尼亚州斯波特西尔弗尼亚县政府死亡,其死亡经过是这样的:
    塞奇威克在那天上午同格兰特开会之后,骑着马行至他部队阵地中央附近的一个高处。
    他发现士兵们对于南部联邦部队神枪手的射击感到有点紧张,于是向他们保证不必担心,因为“距离这么远,他们连头大象都打不中……”接着神枪手的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脑部,他倒地身亡。

人们常用“貌似无盐”来形容丑女,这“无盐”指的是战国时代齐国无盐县(今山东东平县东部)的丑女钟离春(又名钟无艳,号称春秋第一丑女)。
    书上说她“四十未嫁”,“极丑无双”,“凹头深目,长肚大节,昂鼻结喉,肥顶少发”,而且“皮肤烤漆”。
    但她关心国家大事,曾自己去谒见齐宣王,当面指责他的奢淫腐败。宣王十分感动,立她为后。
    元人还将她的事迹编成杂剧,赞扬她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

1925年秋,蒋经国还是一位充满革命理想的热血青年。他在上海参加一场学生示威活动被军阀吴佩孚逮捕后,有劳他的父亲保了出来,蒋介石为了让他了解苏联,便把他送到了莫斯科孙逸仙学院学习。
    蒋经国这一期学员有六百多人,蒋经国的团小组长是邓小平(当时的名字是邓希贤)。站队时,俩人站在一起,肩挨着肩。那时在莫斯科孙逸仙学院,不管是国民党或共产党的学生,相处得还算融洽,蒋经国家中寄来的钱多些,常请同学吃饭。但是1927年4月12日上海屠杀事件发生后,校园也起了变化。
    1927年也是影响年轻蒋经国最重要的一年。这 ...

唐朝初年曾任吏部尚书的唐临,性情宽厚仁德,对别人多有谅恕。有一次,他要去参加吊丧,就让家僮回室去取白色衣衫;可是,这家僮误取了其他样的衣服,一害怕,没敢给唐临送上。唐临察觉了这一情况,就又说道:“今天我感到身体不太舒服,不适宜悲哀哭泣,吊丧就不去了——刚才让你去取的白色衣衫,就不用了。”
    又有一次,唐临让奴仆为他煎药,但奴仆没有精心煎好,唐临暗暗地发觉了这一情况,就推托说:“今天天气又阴又暗,不适合吃药,把那药倒掉算了。”就这样,他到底也没有计较家仆的过错。
    唐德宗时,道州刺史阳城家 ...

当初,石勒与李阳是邻居,每年常争抢沤麻的池子,互相殴打。到石勒称赵王后,对家乡父老说:“李阳是个壮士,他为什么不来?沤麻之事是贫民之间的怨恨,我如今正得到天下人的尊崇信任,难道还与一个平民为仇吗?”便派人把李阳召来。李阳来后,石勒与他畅饮而互相戏谚,拉过李阳的手臂笑着说:“我以前厌恨你的老拳,你也饱尝了我的毒手。”赏赐李阳一处宅第,任命他为奉车都尉。

北宋杰出书画家米芾任职涟水,此地接近灵壁县,蓄存的各种奇石甚为丰富。米芾要一一地品题奇石之名目,一去玩赏就会终日地不出来。当时,杨次公到米芾的任上来巡察,严正地对米芾说:“朝廷把一个郡的千里地交给你管辖,你哪能终日地玩弄石头呀?”米芾闻听,走上前去,从左袖中取出一石——它玲珑剔透,有峰峦有洞穴,颜色极为清润。杨次公一点也不留意,米芾又取出另一块石来——它叠峰层峦,在奇巧上胜过前一块,而后米芾又把它存入袖内。最后,米芾取出一石——它极尽天工刻划、鬼神镂雕之精巧,米芾手拿此石问杨次公:“这样好的 ...

黄瓜原名叫胡瓜,是汉朝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来的。胡瓜更名为黄瓜,原因来自后赵开国皇帝石勒。
    石勒本是入塞的羯族人。他在襄国(今河北邢台)登基做皇帝后,对自己国家的人称呼羯族人为胡人大为恼火。石勒制定了一条法令:无论说话写文章,一律严禁出现“胡”字,违者问斩不赦。
    有一天,石勒在单于庭召见地方官员,当他看到襄国郡守樊坦穿着打了补丁的破衣服来见他时,很不满意。他劈头就问:“樊坦,你为何衣冠不整就来朝见?”樊坦慌乱之中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随口答道:“这都怪胡人没道义,把衣物都抢掠去了,害得我只 ...

晋元帝司马睿生了一个儿子。司马睿很高兴,便普赐群臣,给每人一份礼物。大家都谢恩领收了,唯独光禄勋殷洪乔说:“皇子诞生,普天同庆,臣没有功勋,您却给了这么丰厚的恩赐。”司马睿笑道:“我生儿子,岂可使你有功勋?”

季文礼是个慢性子,当时任扬州司马,有个官吏自京师回来,收到长史的家信,其中说:“姐姐死了。”季文礼在仓猝间听说,便大哭起来,那官吏说:“不是你姐姐,是长史的姐姐。”季文礼才慢慢醒悟过来,说:“我本没有姐姐,刚才也觉得有些怪。”

大家知道齐白石画虾都是按个来,言不二价。但是世界之大,哪儿没有死皮赖脸的人,比如说:“齐老先生添条虾吧!”“齐老先生您受累!多画条鱼吧,我内人最喜欢鱼了!”齐先生也不说话,只是斜着看来客一眼,又不好当场驳人的面子,慢慢把笔濡墨,沉吟半晌,一笔、二笔。鱼、虾、蟹自画面跃然而出。但都不大精神,看着好像离水好几天,要翻肚子的样子。客人不解问曰:“这虾怎么看着像死虾?”齐老先生坐在圈椅中说:“活虾子市面上多贵啊!”主客心到神知,一拍两散。

宋代诗人秦少游讲过一个故事:有个娼妓瞎了一只眼,穷得不能养活自己,就西游到了京师。有个少年领着几个骑士在河边,见到她非常喜欢,把她安置在一个别墅内。少年对她十分宠爱,服侍得毕恭毕敬,唯恐她不满意,有的书生嘲笑他,少年愤怒地说:“自从我得到她,再看世上的女子,都像多了一只眼,美丽的眼睛一只就足够了,何必要多呢?”

南北朝时,北齐滑稽艺人石动筒在国学中听博士们谈论孔子的七十二弟子,便随口问道:“这七十二人中,几人戴帽子,几人未戴帽子?(古时成年人才戴帽子)”博士们都不知道,有人只好坦白说:“经传没有明文记载,无法考证出来。”
    石动筒则肯定地说:“戴帽子的三十人,未戴帽子的四十二人。”博士们不明白,问根据何在,石动筒回答说:“《论语》中说:‘冠者五六人’,五六就是三十人;‘童子六七人’,六七就是四十二人。三十加四十二,不正是七十二人吗?”博士们听了目瞪口呆。
    其实《论语》原文是说,郊游时有五六个成年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1-23 12:33 , Processed in 0.159144 second(s), 51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