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时,管宁与华歆二人为同窗好友。有一天,两人同席读书,有达官显贵乘车路过,管宁不受干扰,读书如故,而华歆却出门观看,羡慕不已。管宁见华歆与自己并非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便割席分坐。管宁其后终于事业有成!

南北战争时期,林肯和众军官在家里开会。一个军官喜欢吸雪茄烟,弄得浓烟笼罩全屋。林肯的妻子玛丽偶然进来,忍受不了里面的气味,于是生气地说:“这臭味真难闻啊,我不能在这里多留一分钟了。”说完随即夺门而出。
    吸烟的那位军官非常愧疚,正要向总统道歉。林肯却捻着胡须,微笑着说:“我真愿意自己也会吸雪茄烟。”

弘一法师(李叔同)在俗时,“天涯五好友”中有位叫许幻园的;有年冬天,大雪纷飞,当时旧上海是一片凄凉;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挥泪而别,连好友的家门也没进去。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站了整整一个小时,连叶子小姐多次的叫声,仿佛也没听见。随后,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把门一关,让叶子小姐弹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的传世佳作。
    《送别》
    李叔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 ...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与著名史学家翦伯赞交谊颇深。翦爱吸香烟,而陶不吸,但常以友人赠己者转赠予翦。一日,一美国友人赠陶一支好烟,陶用纸包好托人送到翦处,并附诗一首:“抽一支骆驼烟,变一个活神仙,写一部新历史,流传到万万年。”
    陶在美留学时的同学胡适,写了《我们走那条路》一文,文中说到中国有“五个鬼”,即: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未提当时在中国横行霸道的帝国主义这一“大鬼”。陶写诗指出:“明于考古,昧于知今,捉住五个小鬼,放走了一个大妖精。”

1863年元旦,林肯跟挤在白宫的访客握了几个钟头的手。那天下午他退到办公厅,把笔浸在墨水里,准备签署“解放奴隶宣言”。他略带迟疑地对西华说:“如果奴隶制度没有错,那天下就没有错事了。我一辈子从未比现在更确定自己是对的。不过我从早上9点钟就接见访客,跟人握手,手臂又缰又麻。现在这份签名会被人密切注意,如果他们发现我的手迹发抖,一定会说:‘他良心有点不安呢’!”

埃兹拉·庞德是著名的诗人,现代派诗歌的倡导者和理论家,意象派的领袖,曾先后鼓励和帮助乔伊斯、艾略特、劳伦斯和弗罗斯特等著名诗人登上文坛。
    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因为替意大利法西斯作广播宣传,攻击美国,而被美军逮捕,从意大利押解回美国候审,后又被撤销起诉。他的政治立场虽不可取,但他在现代诗歌发展上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在西方社会是得到公认的。
    庞德颇通剑术。有一回,诗人拉塞尔·艾伯克龙在一篇文章中提出,年轻诗人应放弃无聊的写实主义,而去研究华滋华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
    庞德对此十分恼火, ...

从本世纪的最初10年起,芝加哥逐渐成为美国的诗歌中心。在“芝加哥”诗人当中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位就是卡尔·桑德堡(1878-1967)。除了诗歌创作以外,桑德堡还著有六卷本的《林肯传》并因此而获得1940年普利策历史著作奖。1950年,他因《诗歌全集》而再获普利策奖。他75岁生日时,伊利诺斯州将这一天定为“卡尔·桑德堡日”。
    桑德堡花了多年时间来写作《林肯传》,那时他住在密执安湖边。每天早上,在固定的时刻,他都会出现在湖边的沙滩上,一边低头漫步,一边聚精会神地构思。当地人说他天天如此,非常准时,甚至可以用他 ...

霍勒·格里利(1811─1872),散文家,报纸编辑,创办了《纽约论坛报》。他使约翰·索尔说的一句话:“到西部去,年轻人!”成为广为流传的一句明言。
    他以字迹潦草和不能容忍报道中的不准确而著称。一位名叫约瑟夫·巴克林·毕晓普的记者在报道一个县的选举情况时有误,说共和党取得了一万两千张选票的多数。格里利见到这条消息后,把毕晓普叫来,对他说:“傻瓜都应该知道,那个县里有选举权的人总共还不到一万两千!”然后给了他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他被解雇了。被格里利的怒气吓得直发抖的毕晓普拿着字条来找总编辑。这 ...

法国大文豪大仲马在成名之前,穷途潦倒。有一次,他跑到巴黎去拜访他父亲的一位朋友,请他帮助找个工作。
    他父亲的朋友问他:“你能做什么?” 
    “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老伯。”
    “数学精通吗?”
    “不行。”
    “你懂得物理吗?或者历史?”
    “什么都不知道,老伯。”
    “会计呢?法律如何?”
    大仲马满脸通红,第一次知道自己太不行了,便说:“我真惭愧,现在我一定要努力补救我的这些不行,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一定要给老伯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父亲的朋友对他凝神地望着:“可是, ...

约翰·威克斯是英国十八世纪的一位作家和政治活动家。有一天,上议员桑得韦奇当众辱骂他说:“你将来不是死于梅毒,就是死于绞架。”
    威克斯答道:“那就要看我是拥抱阁下的情 妇或是阁下的理论了。”

阿拉伯阿拔斯王朝最有独创性、著作最多的大医学家拉齐斯(865——925),在担任巴格达医院院长时,为了另选一处新院址,曾把一些新鲜肉条分挂在各个城区。不久,他查看到某处肉条腐烂的迹象最少,断定那儿的环境最卫生。这样,新院址便选好了。

德国幻想小说的奠基人库尔德·拉斯维茨,一次在回答记者关于他最喜爱什么样的书籍的问题时说,他只读歌德的作品和描写印第安人生活的庸俗惊险小说。记者对这位大作家如此古怪的阅读趣味大惑不解,拉斯维茨便进一步解释道:
    “你知道,我是一名职业作家,总爱情不自禁地对所读的作品分析品评一番。这样做实在太费精神了。而读上述那两类书籍,则可以省却这种麻烦,让脑子完全休息。因为:歌德的作品太高超了,简直不容置评;而庸俗的惊险小说又太低劣了,根本不值一评。”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9-6-17 10:39 , Processed in 0.037763 second(s), 50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