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怪男人
    鸦青色的天空掩映着远山,薄薄的雪堆积在林间小径上。空气微寒而清爽,人若行走其中,很快会感觉到身体仿佛被松枝和雪的气息填满,冰冷又惬意。
    简瑶在大路旁下了公交车,又拐上石板小径走了十多分钟,终于看到前方山坡上,一幢灰绿屋顶的欧式小别墅。
    自简瑶有记忆起,这幢别墅就矗立在城郊的山腰上。二十多年过去了,即使拿今天的审美眼光来看,这幢错落有致的建筑一点也不过时。只是多年来,这里都是无人居住的,小楼孤零零的坐落山间,永远黑灯瞎火。简瑶小时候,还有人吓她说这里是鬼屋。长大了才隐约听说 ...

☆、3.鱼鱼鱼鱼
    潼城位于长江某条支流的边上,群山环绕,交通闭塞,过去一直很落后。直至2000年前后,高速公路开通,潼城的发展也像坐了高速列车,一发不可收拾,现在俨然成为本省经济重镇。跟其他新兴城市一样,潼城的人想出去,都去北上广;而周边的人,都想来潼城。
    简瑶上大学这几年,每年回家,更是能感觉家乡一年一个样——老建筑一片片消失,商品房楼盘拔地而起,人也越来越多。当然,也有不变的东西。譬如绕城而下的磅礴江河,譬如城市正中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还譬如她眼前这幢仿佛脱离了尘世和时光而存在的僻静别墅。
    ...

☆、5.雨夜邂逅
    简瑶在沙发里坐了一会儿,闭上眼打算睡觉。
    然而刚躺了一会儿,就觉得手脚冰凉,身上也暖和不起来。这样下去肯定会感冒。
    她又起身去找薄靳言。
    雨声轰鸣、电光闪烁,那条陰黑狭长的走廊,显得格外寂冷清凄。
    到了尽头,简瑶再次看到了意外的事——
    有光。
    朦胧的一层白光,沿着那两道密室的门缝漏出来——里面有应急照明设备。
    简瑶沉默片刻,上前敲门。
    敲了好一阵子,门才忽的打开。简瑶首先看到的是房间里天花板上炽亮的灯管,强烈的光线令她眼一花,然后看什么都带着灯管状的金 ...

☆、7.靳言大神
    暮色如暗纱覆盖大地,简瑶站在窗前,望着对面灯火通明的警局办公楼。
    局长进入别墅后,警察就让其他人全离开。她也回到了家里。
    简萱从书房出来,拿着个精美的本子,递到她面前:“我要大神的签名!”
    简瑶转头瞧她一眼:“有必要吗?”昨天她还称呼薄靳言为“妖男”。
    简萱坚决点头:“当然有必要!我可是美剧《犯罪心理》的脑残粉!现在有个活生生的专家跟我生活在一个次元,怎么能错过!”
    可简瑶却无视她的殷勤期盼,转头又看着窗外:“我不会找他要签名的。”
    “啊?”简萱很意外,看着 ...

☆、9.掌心初吻
    山野寂静,警车在国道上奔驰,发出低沉枯燥的引擎声。
    薄靳言话音落下,车内安安静静。
    简瑶的胸口一阵窒闷,目光停在前排套着蓝色罩布的座椅上,一时竟无话可说。
    前排一直沉默的警局老司机,忽然开口:“薄教授,你的意思是……那些孩子都被杀死了?”
    薄靳言脸上的笑意缓缓敛了:“嗯。”
    窗外景物依旧飞速而逝,没有半点声息。简瑶问:“就算只有一个人作案,也可能是人贩子。为什么就是连环杀手?”
    薄靳言那白皙俊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清隽的眉目里,却慢慢浮现漠然。
    “因为我了解 ...

☆、11.初见端倪
    正是上午八/九点钟,日光将会议室里照射得明净敞亮。简瑶依旧坐在角落里,看着薄靳言一身笔挺如刀裁的黑西装,俊脸淡漠的走上前台。
    几乎所有警力都外出了,只留下刑警队的几个骨干。他们听完薄靳言的二次简报,就会带队其他警察,做更加精准的搜捕。
    薄靳言环顾一周,淡淡开口:
    “凶手是典型的‘有组织能力罪犯’。这是相对于‘无组织能力罪犯’而言。后者通常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行为混乱、缺少计划性。而我们的罪犯,头脑清醒、精心策划,目标明确。但这跟‘高智商罪犯’不是一个概念,他就是个普通人 ...

☆、13.谢谢再见
    冬日陽光柔和,山野清幽,偌大的房屋,寂静得像尘世间的空谷。
    上午十点,薄靳言同往常一样,准时睁眼、下床。
    身上穿的是一套灰白色长袖棉睡衣,越发衬得他的容颜白皙俊秀、身材高挑而削瘦。没有穿鞋袜,光脚踩在地上——他其实不喜欢穿鞋。那双脚也是白皙的,很大,但是看起来修长匀称。
    刚起床的十分钟,照例是他的“梦游”时间。站在镜子前,脸色恹恹的牙刷,眼前忽然又浮现孙勇留下的血字。于是再次在脑海中排列组合那些数字。过了一会儿,依然无解,再一低头,发觉牙似乎已经被刷了三遍,有点麻。
 ...

☆、15.同居天下
    冬去春天,校园里的银杏树已经长出新叶。它们像一道嫩绿的屏障,覆盖住女生楼前的林荫路。路上人来人往,又时常有情侣驻足亲昵,一派生气勃勃、春意盎然的开学之景。
    相比之下,大四女生的宿舍楼,则显得冷清许多。
    简瑶宿舍现在就只有两个人在。临近毕业,大家都十分现实且上进。一个女孩留在家乡考公务员,这学期干脆不回校、直至领毕业证;另一个搬出去跟男朋友同居。剩下那个虽然住宿舍,但要准备出国,每天忙得不见人影。
    简瑶回来了两三天,倒成了最悠闲自在的人。每天看看书、上上网,了解新公司 ...

☆、17.鲜花离分
    深夜,公寓楼梯间静得渗人,唯有灯光白亮如昼。
    简瑶望着面前漆黑厚重的大门,想起刚刚猜出的暗语,心头还有阵阵寒意冒出来。
    按了门铃,半阵却无人来应。
    “咚咚咚——”她又敲门,闷重而急促。
    这时手机却响了,是薄靳言,低沉的嗓音有点懒散:“梦游?现在是一点。”
    “你在家?快开门。”
    又过了一小会儿,门才打开。简瑶一怔——薄靳言穿着件浴袍,头发湿漉漉的站在门后。领口很宽松,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胸膛,还挂着几滴水珠。
    他扫她一眼,微微一笑:“你可以改变主意,条件是明天 ...

☆、19.总监好酷
    “简瑶,五分钟后大会议室开会。”
    “好的,谢谢。”简瑶朝裴泽笑笑。过了一会儿,起身走向洗手间。
    明晃晃的镜子里,映着女孩乌黑的直发、素白的脸庞,还有乌黑澄澈的双眼。简瑶整理了一下西装套裙、衬衣,确保没有半点褶皱;又顺了顺发丝,掏出唇膏补上一点;最后站直了,深吸口气挺胸收腹,对着镜子,露出个亲和的、自信的,最好还带一点点“薄靳言”式倨傲的职业笑容。
    很好,很完美。清秀大方又端庄。
    她踩着高跟鞋,不急不缓步出洗手间,走向灯光辉煌的会议室。
    ——
    会议室的整体色调 ...

☆、21.肮脏天堂
    晨光清澈,简瑶一身黑色小套裙,站在茶水间,隔着玻璃门,看着衣冠楚楚的同事们。
    其实王婉薇的遗书写得很晦涩,她自杀的原因,以及毒品网络,也不一定与这些人有关。
    但也可能跟谁有关。
    简瑶端着茶杯,浅笑婉约的走回办公区。薄靳言说现阶段要掩饰,所以她礼貌的跟每个人打了招呼,才走进薄靳言办公室。
    一上午相安无事。
    ——
    销售多金,吃午饭选的也是旁边一幢大厦的自助餐厅,价格不菲。林经理没来,似乎这种员工自发聚餐她很少出席,保持着领导的距离感。
    薄靳言当然更不会来了。
 ...

☆、23.大戏开罗
    简瑶望着薄靳言,没有马上追问。
    这个时候,总是他最为神采飞扬的时候。虽然绝不会跳脱的手舞足蹈,依旧安静的坐着西装长裤笔挺倨傲,但那眉梢眼角可都是星星点点的笑意。
    光芒逼人。
    简瑶在他对面坐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看着他:“我洗耳恭听。”
    谋杀原因于薄靳言而言,的确就如入门练习题一样容易。他原本正要言简意赅的解释,一抬眸,看到她的神色——眼神清亮、嘴唇轻抿、放松而专注。
    噢?难得的温顺求教的姿态?
    薄靳言的脑子忽的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往椅背里一靠:“上周三……我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GMT+8, 2022-6-30 13:07 , Processed in 0.086627 second(s), 39 queries , Memcache On.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原作者。

如涉版权,请发邮件admin@storyren.com,将立即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