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诗人捷尼逊写过一首诗,其中几行是这样写的:“每分钟都有一个人在死亡,每分钟都有一个人在诞生……”
    有个数学家读后去信质疑,信上说:“尊敬的阁下,读罢大作,令人一快,但有几行不合逻辑,实难苟同。根据您的算法,每分钟生死人数相抵,地球上的人数是永恒不变的。但您也知道,事实上地球上的人口是不断地在增长。确切地说,每分钟相对地有1.6749人在诞生,这与您在诗中提供的数字出入甚多。为了符合实际,如果您不反对,我建议您使用1/6这个带分数,即将诗句改为:“每分钟都有一个人死亡,每分钟都有一又六分之一人在诞生 ...

当年,发展太空计划的同时,美国太空总署对外要求一种能让太空人使用的笔,必须任何方向,不论是向上、向下都可以操作,既使在无重力或在真空状态下皆可流利书写,还要几乎永远不用换墨水,而且不计任代价希望能有人做得出来。
    消息发出后,总署料定必有许多科学家努力研究。
    三天后,总署收到了来自德国的信函写着:「试过铅笔没有?」

太平洋战争中,美军攻占关岛时战斗异常激烈。战役结束后,有些士兵神经系统由于战时过渡紧张而崩溃崴,因此在关岛的战地医院里有很多精神失常的人。一天,一个精神失常的士兵趁医生不注意的时候溜了出去,由于天热,他只穿了一条短裤。由于当时关岛上还有很多失散未抓获的日军败兵,所以一个人出去是很不安全的,因此医院马上发动医生去找那个溜出去的病号。
    医生们找啊找啊,发现在一个街角有个穿短裤的人正在跑步,便一拥而上。跑步者吃了一惊,马上交了开来,“我是尼米兹将军”。医生们哈哈大笑,“抓的就是你,你就是罗斯福总统 ...

马克·吐温有一天来到一个小城市,他想找一家旅馆过夜。旅馆服务台上的职员请他将名字写到旅客登记簿上。
    马克·吐温先看了一下登记簿,他发现很多旅客都是这样登记的,比如:拜特福公爵和他的仆人。
    这位著名的作家于是挥笔写道:“马克·吐温和他的箱子。”

青年时代的林肯在伊利诺斯州的圣加蒙加入民兵。上校指挥官是一个矮个子,身高只有四英尺多一点,而林肯的身材特别高大,大大超过指挥官。
    由于林肯自己觉得身材高,他习惯于垂着头、弯着腰走路。上校看见他那弯腰曲背的姿势十分生气,把他找来训斥一顿。“听着,阿伯,”上校大声喊道:“把头高高地抬起来,你这家伙!”
    “遵命,先生。”林肯恭敬地回答。
    “还要再抬高点。”上校说。
    “是不是要我永远这个样子?”林肯问道。
    “当然啦,你这家伙,这还用问吗?”上校冒火啦。
    “对不起,上校,”林肯面带 ...

毕加索对冒充他的作品的假画,毫不在乎,从不追究,看到有伪造他的画时,最多只把伪造的签名涂掉。
    “我为什么要小题大作呢?”毕加索说。“作假画的人不是穷画家就是老朋友。我是西班牙人,不能和老朋友为难。而且那些鉴定真迹的专家也要吃饭,而我也没吃什么亏。”

昨天,有位姐姐问我:“你知道李白的老婆和女儿叫什么名字吗?”
    我一时傻眼了,亏我平常还说对唐诗宋词颇有研究,居然连李白这样的超级诗人的老婆和女儿都不知道,而且我甚至不知道李白有没有老婆和女儿,真是惭愧啊!
    姐姐见我一脸困惑难堪,言道:“李白的老婆叫赵香芦,女儿叫李紫烟!”
    我正想问从哪里看到的。姐姐说:“有诗为证。”
    “哪首诗?”
    “日照香炉生紫烟。”
    乍听,仍显愕然。细品,大笑不已。
    (杜撰)

尔森在研究古希腊文学方面造诣精深,成为学术界的权威。有一位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年轻学者曾鲁莽地建议和波尔森合作研究。
    波尔森耐心地听完了他的分析,对他的不自量力和狂妄很不满意,便对他说:“你的建议极有价值,把我所知道的和你所不知道的加在一起,那就是一部巨著。”

孟席斯当上澳大利亚总理后,在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对他说:“我估计你选择内阁成员前,先得征求控制你的那些大老板的意见。”
    孟席斯回答:“当然。不过,年轻人,请不要把我老婆包括在内.”

金岳霖十几岁的时候,就觉得中国俗语“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有问题。
    他说,如果把这两句话作为前提,得出逻辑结论应该是“朋友如粪土”。

在卡特的飞机降临在饱受旱灾之苦的得克萨斯某镇之前,该镇忽然下起了雨。
    卡特踏上滑溜溜的机场跑道,向聚集在那里前来欢迎他的农民发出微笑。
    “你们或者要钱或者要雨,”他说:“我拿不出钱,所以我只好带来了雨。”

倘若你要问:“什么是幽默呢?”幽默是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的意思。古代诗人的幽默已经远去了,现代人的幽默可以信手拈来。
    五四”新文化时期的胡适先生在提倡白话文的一次演讲会上,用“打油诗”发言说:“文字没有雅俗,却有死活可道。古人叫做欲,今人叫做要;古人叫做至,今人叫做到;古人叫做溺,今人叫做尿;本来同一字,声音少许变了,并无雅俗可言,何必纷纷胡闹?至于古人叫字,今人叫号?古人悬梁,今人上吊;古名虽未必佳,今名又何尝少妙?至于古人乘舆,今人坐轿;古人加冠束帻,今人但知戴帽;若必叫帽作巾,叫轿作舆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9-11-14 09:23 , Processed in 0.742720 second(s), 50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