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某上将向斯大林汇报工作。斯大林对报告非常满意,在听取汇报过程中两次点头赞许。汇报完工作后,这位上将面露窘态,斯大林问他:“上将同志,您还想说什么吗?”
    “是的,我有一个请求。”
    “请讲。”
    “我在德国搜罗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在边检站被扣下了。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请求把这些东西还给我。”
    “可以,您写一份申请,我批一下。”
    上将从兜里掏出早已预备好的申请,斯大林在上面作了批示。上将非常满意,向斯大林连连致谢。
    “用不着感谢。”
    上将把批示看了一遍 ...

科学院院士博戈莫列茨发展了有关长寿的理论。他断言,人可以活到150岁。斯大林本人显然也对他的工作成果很感兴趣,所以非常关心他的工作。
    博戈莫列茨任何要求均得到满足,他被授予各种奖章和称号:科学院院士,斯大林奖金获得者,社会主义劳动英雄……
    博戈莫列茨于1946年去世,终年65岁。斯大林得知这一消息后说:“这家伙把大家都骗了!”

余日章作为国民政府的代表,前往华盛顿参加国际会议。这时,中日争端日益激烈,外国人多不明真相,有的问:“中国人真的有自治能力吗?”
    余日章反问:“你读过世界历史吗?”
    回答:“读过。”
    余日章又问:“在世界各国中,试问哪一个国家有不受外族支配的民族自治政府,能有像中国这么长历史的?如果有,请告诉我。”

颜惠庆曾在北京政府历任国务总理、外交部长及驻外公使等职,手段圆滑老到,辩才也甚好,颇有外交家的风度。
    颜新任国务总理时,有一个外国新闻记者前去采访,会谈一个小时,颜说话占了45分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记者非常高兴,以为一定可以写一篇长篇通讯发表。等到返回住地,伏案起稿时,却想不出颜究竟所说的是什么内容。因为颜虽无话不说,却东一句西一句,七拉八扯,虽然进了45分钟,其实言之无物。

曾任内阁总理的王宠惠,法学造诣也很深,多次出国执行外交使命。
    1933年,王宠惠出席国际联盟大会。会上,日本代表用十分狂妄的口气问道:“你是代表南京中央政府呢,还是东北满洲国政府?”
    王宠惠立刻站起来,大声回答:“我代表贵国所承认的那个中国政府。”
    一时各国代表掌声雷动,使日本代表讨了个没趣。

托马斯·S·艾略特(1888-1965),著名诗人,以1922年发表的长诗《荒原》而奠定其在英美诗歌界的地位。该诗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也是西方现代诗歌的一个里程碑。他不仅是诗人,也是批评家,他的诗歌创作实践和文艺批评使英美的诗歌风格和批评标准为之一变。1927年加入英国籍,194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1951年,一位22岁的美国诗人新近从哈佛大学毕业,即将启程去牛津。行前,他怀着受宠若惊的心情应邀来看望当时正好在美国的艾略特。当他告辞时,艾略特对他说:“40年前,我从哈佛去牛津。现在,你也要从哈佛去牛津。我能给你些什么 ...

尤金·奥尼尔(1888-1953),美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和最重要代表,他的创作对美国现代和当代戏剧有深远的影响。
    1936年,奥尼尔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他不喜欢出名,因此不愿到斯德哥尔摩去领奖。他拒绝别人为他拍摄新闻短片。摄影师们精心设计了一个他得知获奖消息时的场面:一个电报投递员走向他家门口,奥尼尔听到门铃声来开门,然后把电报给站在身旁的妻子看,脸上笑逐颜开。而奥尼尔对这些安排的回答是:“让他们见鬼去吧!”
    奥尼尔爱喝酒,而且经常要喝得一醉方休。新婚之夜,他又喝得人事不省。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发现 ...

埃兹拉·庞德(1885-1972),诗人,现代派诗歌的倡导者和理论家,意象派的领袖,曾先后鼓励和帮助乔伊斯、艾略特、劳伦斯和弗罗斯特等著名诗人登上文坛。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因为替意大利法西斯作广播宣传,攻击美国,而被美军逮捕,从意大利押解回美国候审,后又被撤销起诉。他的政治立场虽不可取,但他在现代诗歌发展上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在西方是得到公认的。
    庞德颇通剑术。有一回,诗人拉塞尔·艾伯克龙在一篇文章中提出,年轻诗人应放弃无聊的写实主义,而去研究华滋华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庞德对此十分恼火,便写了一封 ...

从本世纪的最初10年起,芝加哥逐渐成为美国的诗歌中心。在“芝加哥”诗人当中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位就是卡尔·桑德堡(1878-1967)。除了诗歌创作以外,桑德堡还著有六卷本的《林肯传》并因此而获得1940年普利策历史著作奖。1950年,他因《诗歌全集》而再获普利策奖。他75岁生日时,伊利诺斯州将这一天定为“卡尔·桑德堡日”。
    桑德堡花了多年时间来写作《林肯传》,那时他住在密执安湖边。每天早上,在固定的时刻,他都会出现在湖边的沙滩上,一边低头漫步,一边聚精会神地构思。当地人说他天天如此,非常准时,甚至可以用他 ...

龚自珍对现实灰心之后,并不“自珍”,而是放浪形骸,尤其嗜赌如命。
    龚自珍最喜与人压宝,自谓能以数学预测骰子点数。其蚊帐顶部写满一二三四等数字,无事辄卧于床,仰观帐顶,以研究其消长之机。逢人便自夸赌学之精,曰闻声揣色,十猜八九。但每下赌场,却又必输无疑。友人取笑他,问他何以屡博屡负。龚自珍戚然答曰:“有人才抱班马,学通孔周,入场不中,乃魁星不照应也。如我之精于博,其如财神不照应何?”
    龚自珍最终在赌场中倾其家资,一贫如洗。
    注: 龚自珍,1792年8月22日-1841年9月26日,清代思想家、诗 ...

一位美国女记者走访爱因斯坦,问道:“依你看,时间和永恒有什么区别呢?”
    爱因斯坦笑了笑答道:“亲爱的女士,如果我有时间解释它们之间区别的话,那么,我们解释完的时间一到,永恒就消失了。”

埃米莉·迪金森(1830-1886,或译做艾米莉·狄金森)是美国诗歌发展史上的重要诗人,20世纪英美意象派诗歌的先驱,现在倍受推崇。她代表着美国诗歌从浪漫主义向消极的现代派的转变。
    埃米莉没结过婚,一生深居简出。由于她的家庭在当地颇有名望,因此她本人也成了一个神话般的人物。据说,她曾连续十几年足不出户,其间离屋最远的一次是有一天夜里,她在自己哥哥的陪伴下,来到院子里眺望当地新修的一座教堂。到她家中做客的人从来见不到她,不过她偶尔让孩子们进到她的房里,一次进一个,她发给他们糖果或者其他小玩意,因为她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1-25 07:15 , Processed in 0.371500 second(s), 51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