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默生与梭罗同是美国十九世纪的哲学家及作家,他们二人后来的文名及哲学上的地位同等重要,不过最初地位并不相同。原来爱默生当年曾经是梭罗的园丁。

英国著名小说家、科学家查尔斯•珀西•斯诺被授予“勋爵”的封号后,他周围以及远在美国等地的一些亲朋好友纷纷发来函电向他祝贺,同时,还问他今后应该怎样称呼他。
    他在给美国弗吉尼亚州威廉与玛丽学院院长的复信中写下了这样的回答:“尽管我现在收到的许多来信上都写着‘斯诺勋爵’的字样,但是,说实在的,我很不喜欢这种头衔。以后,请你(包括所有其他朋友)仍直呼我名——你叫我查尔斯,我反而感到高兴,高兴得直要把苏格兰威士忌洒在你的头上……”

著名克罗地亚男高音歌唱家提诺•帕提耶拉举行独唱音乐会,那位钢琴伴奏自顾自弹得很响,以至经常盖住了歌声。帕提耶拉虽频频向他示意,他却全然不觉得。演唱会结束以后,帕提耶拉跟那位钢琴家亲切握手,并谦虚地说:
    “先生,今天我很荣幸,能参加你的钢琴独奏会,并用歌唱来为你伴奏,特此表示衷心感谢!”

一位女钢琴家来到欧洲一座城市演出。海报上写着“李斯特的女学生。”李斯特早已名震欧洲,即是他的学生,造诣一定很深。于是人们纷纷慕名而来。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并不是李斯特的学生,甚至连李斯特的面也没见过。她所以冒名顶替,只是为了招徕听众。
    谁知就在她举行演秦会期间,李斯特也来到这座城市,而且就在她住的旅馆里下榻。当她知道后,惶恐不安,连忙找到李斯特,痛哭流涕地请求宽恕。
    李斯特一点也没有责备她,而是和颜悦色地对她说:“请你把演奏会上所弹的曲子弹一支让我听听吧!”李斯特当即指出她的不足,并为 ...

1707年,享德尔在不被人知的情况下游历威尼斯。到达后不久,他应私人朋友之邀参加一个蒙面舞会。但享德尔不擅跳舞,便坐下弹钢琴。正值意大利著名作曲家斯卡拉蒂也在场,当时两人并不相识,但他听过享德尔非凡的演奏。此时,他忽然听到美妙的琴声传来,斯卡拉蒂一下子惊呆了,他指着戴着假面具坐在钢琴旁的人大声喊叫:
    “啊,魔鬼!魔鬼!那个弹琴的如果不是魔鬼,便一定是享德尔!”
    斯卡拉蒂说完就冲过去掀掉弹琴人的面罩。果然,那人真是享德尔。从此两人成了极好的朋友。

意大利音乐怪杰帕格尼尼(1782—1840)得到一具精制的中提琴,请正贫困潦倒的法国作曲家柏辽兹(1803—1869)谱首曲子。柏辽兹完成了《哈罗德在意大利》交响曲。
    首演结束,身患喉疾的柏格尼尼激动地表示:我从来不曾从音乐中受到像今日这样的感动。乐队还未全部退场,他就拉着柏辽兹登上舞台,跪下一膝,吻他的手,弄得柏辽兹惊惶失措,剧场气氛达到高潮。
    第二天他又写信给柏辽兹,并附了20000金法郎。柏辽兹从此摆脱了挨饿的煎熬,从容写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当时柏辽兹35岁,而名扬四海的帕格尼尼已55岁了。

音乐大师舒伯特(1797年1月31日生于维也纳,1828年11月19日逝于维也纳,享年31岁,奥地利籍,作曲家,古典音乐的最后一位巨匠,死因有人说是梅毒,有人说是伤寒症)年轻时极其穷困,可是对于音乐却孜孜以求。为了去听贝多芬的交响乐,竟然卖掉了大衣和上衣,他的狂热感动了他所有的朋友。
    一次,油画家马勒去看他,见他正为买不起作曲的乐谱纸而一脸愁容,便不声不响地坐下,从包里拿出刚买的画纸细心地画了一天乐谱线,当马勒(该马勒不可考)成为著名画家的时候,他的弟子问他,您一生中对自己的哪幅画最满意呢?马勒不假思索地答 ...

英国前内阁次官乔治·马拉比爵士曾为邱吉尔工作,他说:
    邱吉尔手下的人无不对他竭尽忠诚,但是他们都说不出原因。他既不和善,又不体谅下属。他随便骂人,经常发牢骚,更百般苛求和吹毛求疵。那些令人愤恨和嫌恶的上司所具备的特点,他无一或缺。
    但人们不仅能忍受他,而且人人在心底里都希望他是那样。他与众不同,深不可测,令人振奋,见解精辟,扣人心弦,惹人恼火,使人憎厌,经验独到,学识丰富,幽默有趣。可以说,一个伟人所具备的特点,他几乎应有尽有。

林肯准备前往葛底斯堡,为那里的国家公墓揭幕。动身那天上午,他的助手担心他赶不上火车。
    “你们这些人使我想起了有一天人们要绞死盗马贼的情形。”
    林肯对他们说,“通往刑场的道路上挤满了去看绞刑的人,以致押送犯人的囚车不能按时到达。前面的人越挤越多,犯人高喊道:“你们急什么?我到不了刑场,你们有什么好看的!”

小学生玛丽安娜在学弹钢琴,每日她练琴时,她父亲总是站在她的身后。她父亲多么耐心慈祥!他是那样得法地指导女儿弹奏一首特别难的曲子。
    她在不断进步,而且进步很快,真是好极了。
    她四岁的弟弟小沃尔夫冈坐在一张大椅子上,几乎看不见人,每当玛丽安娜练琴时,不用大人嘱咐,他总是安安静静,从不出声。
    一天傍晚,父亲拍拍玛丽安娜的肩,说她弹得非常地好。这时沃尔夫冈爬到父亲的膝上,请求父亲让他弹弹玛丽安娜会弹的那首可爱的乐曲。
    真是有趣!父亲抱起他的小儿子,哈哈大笑,点点他的小鼻子,说道:“瞧你的 ...

林肯渴望见到玛丽·托德(后来成为林肯夫人),就去参加了他到斯普林菲尔德后的第一次舞会。
    他说:“托德小姐,我想跟你跳舞,真是想得不行。”
    事后,玛丽告诉一位朋友:“他跳得也不行。

印度圣雄甘地有一次乘火车,上车时由于过于拥挤,他的一只鞋子掉到了铁轨旁,此时火车已经开动,鞋子无法再捡回来。
    于是甘地急忙把穿在脚上的另一只鞋子也脱下来扔到第一只的旁边。一位乘客不解地问甘地为什么这样做,甘地笑着说:“这样一来,看到铁轨旁的鞋子的穷人就能得到一双鞋子。”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12-19 04:24 , Processed in 0.037046 second(s), 50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