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诗人秦少游讲过一个故事:有个娼妓瞎了一只眼,穷得不能养活自己,就西游到了京师。有个少年领着几个骑士在河边,见到她非常喜欢,把她安置在一个别墅内。少年对她十分宠爱,服侍得毕恭毕敬,唯恐她不满意,有的书生嘲笑他,少年愤怒地说:“自从我得到她,再看世上的女子,都像多了一只眼,美丽的眼睛一只就足够了,何必要多呢?”

南北朝时,北齐滑稽艺人石动筒在国学中听博士们谈论孔子的七十二弟子,便随口问道:“这七十二人中,几人戴帽子,几人未戴帽子?(古时成年人才戴帽子)”博士们都不知道,有人只好坦白说:“经传没有明文记载,无法考证出来。”
    石动筒则肯定地说:“戴帽子的三十人,未戴帽子的四十二人。”博士们不明白,问根据何在,石动筒回答说:“《论语》中说:‘冠者五六人’,五六就是三十人;‘童子六七人’,六七就是四十二人。三十加四十二,不正是七十二人吗?”博士们听了目瞪口呆。
    其实《论语》原文是说,郊游时有五六个成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