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你发笑的,是滑稽。
  使你想了一想才笑的,是幽默。
  一个愚蠢的人总是能找到一个更愚蠢的人来崇拜他。
  男人们喜欢追逐像浴缸里的湿肥皂般难以捉摸的女人,即使是讨厌洗澡的男人也好。
  测验一个人的智力是否属上乘,只要看他脑子里是否同时容纳反向思维。
  会犯错的是人,能宽怒的是神。

胡适一生得过35个博士学位,照说智慧一流,可是他初到美国留学时,却被三十多个苹果难倒,因而改行。
  胡适一生以文学、哲学闻名于世,怎么和苹果问题扯上了关系呢?原来胡适初到美国留学时,最先是进入纽约州康乃尔大学的农学系。
  胡适在康乃尔农学院必须实习各项农事,包括洗马、套车、驾车等,还要下玉米田。胡适对这些还都有兴趣,也可应付,可是到了苹果分类时,胡适却十分头大。
  三十多种苹果,对美国农家出身的学生来说,二三十分钟就可分门别类,弄得一清二楚;胡适花上两个半小时,却只能分辨出20钟,真正十分 ...

意大利登山专家梅思纳,是当今世上唯一不用氧气设备而成功攀登了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探险家。

    当他缔造了这项人类纪录后,国际奥委会曾决定颁赠一枚金牌,以示肯定。

    但梅思纳却婉拒了如此的荣耀,他说:“登山是一种创造性而非竞争性的工作,所以,它是不需要任何奖牌的。”

安德鲁·杰克逊是美国历史上一名著名的总统(1829-1837年在位,美国第7任总统)。1815年他指挥新奥尔良战役,击退了英军进攻,因而声名大震;后来当选为总统,又致力于政治改革,颇有建树。杰克逊敢想敢做,性格粗犷,在爱情问题上表现得尤为充分。他和蕾切尔的爱情既富于浪漫色彩,又引起后人毁誉参半的评论。
    1788年,年青有为、充满朝气的杰克逊来到田纳西州纳什维尔担任检察官。他寄宿在当地一个富有寡妇唐纳尔逊的家中。一天,他遇见了女房东的女儿蕾切尔·罗巴兹。蕾切尔的丈夫叫刘易斯·罗巴兹,性情暴戾,发怒时,对妻子 ...

曾经集禁用词语党政军要务为一身的蒋介石先生,给世人的印象是不苟言笑。其实不然,不信,请看下面几段轶事:
    “五个军?第五军?”
    某日,一战区有电文驰来,蒋介石先生看后,大惑不解。
    原来电文是这样写的:已派五军增援。
    蒋先生认为电文语意不明,便大笔一挥,写道:“五个军?第五军?”然后退回。
    一字之关,文意相迥,战争之事,岂同儿戏!
    “我非字纸篓”
    抗战胜利后,有部属呈上《抗战胜利之建军计划》一文。蒋先生看到这洋洋数万言、内容冗长的文章,在附件上提笔批道:“我非字纸篓。”文 ...

这是友人李玉典讲的。有官宦人家子弟出门,夜走深山迷路,爬上岩洞休息,见洞中已有人,是故乡老前辈某某公。忽忆此公已死多年,心头怕,要退出。
    某某公极亲切,叫坐坐,想谈谈,既然不便退出,只好向前一拜,寒暄问候。
    某某公打听近几年家境,得知详情以后,颇伤脑筋,不免唉声叹气。这一头找话问:“你老有阴宅在家乡,怎么流落到这里来?”某某公说:“我一生无罪过,本来不该流落在外。当然,教书只是照本宣科,做官只是照章办事,谈不上有任何贡献。阴宅安息,刚享了几年福,墓前忽然树起丰碑,篆文刻上我的官衔姓名 ...

托马斯·杰斐逊(美国第三任总统)在向后来成为他妻子的玛莎求婚时有两个情敌。一个星期天,这两个情敌很偶然地在玛莎的家门口碰上了。两个人死死盯看了一回,接着,想起那富有竞争力的杰斐逊,就决定联合起来,一同去看玛莎。他们走到了门廊——但在这里停了下来。
    原来里面有声音传出,是乐声——小提琴的乐声。一个甜美的声音在伴唱,这声音是玛莎的。但是小提琴演奏者呢?那是托马斯·杰斐逊。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离去了。再也没回来过。杰斐逊单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加上他的小提琴就不可战胜了。

1926年,陈德征继任上海《民 国日报》的总编辑,随后又掌握了禁用词语上海市党部和文教机关的大权。红极一时,他便忘乎所以。一次,《民 国日报》发起“民 意测验”“选举”中国的伟人。揭晓时,第一名竟是他陈德征,第二名才是蒋介石。老蒋一怒之下将陈押至南京,关了几个月后,“御批”各机关,对陈“永世不得录用”。

据说,30年代上海有家书局给作者发稿费,只按实际字数计算,标点符号、段落空格都不算。
    于是,鲁迅有一次故意给该书局寄去既没划分段落,更无一个标点的稿子。书局无奈,只得写信给鲁迅:“请先生分一分章节和段落,加一加新式标点符号。”鲁迅回信说:“既然要作者分段落加标点,可见标点和空格还是必要的,那就得把标点和空格也算字数。”书局只好认输。

巴尔扎克最善于捡便宜货。一次他看中了橱窗里一个花瓶,一问卖价太贵,钱不够。由于没法让店主大减价,他二话没说,就走了。
    回去他找了五六个朋友,把他的愿望告诉了他们。
    大家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先由一个人进店,比标价略低还一个价,买不下就出来,隔不多久,另一个人进去,还价比前一个还低。就这样,依次下去,末一个人把价砍至最低。最后,巴尔扎克再亲自前去,还价比前面两三个人还的价略高一些,就这样碰碰运气。
    结果,这办法竟然奏效——巴尔扎克按他自己的价买到了这花瓶!

演员普罗霍罗夫在排练《钦差大臣》一剧时被分配扮演警察所长助手的角色。可他喜欢喝酒,整天喝得醉醺醺的。每次排练前导演总要问一声:“普罗霍罗夫来了吗?”而得到的答复总是“他喝醉了”。
    果戈里得知这一情况感到十分有趣,便把警察所长的助手这个角色从剧本里删去,代之以一段对话:
    市长问:普罗霍罗夫是不是喝醉了?警察所长答:他喝醉了。
    就这样,普罗霍罗夫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个酒鬼竟名垂千古了。

1962年在莫斯科练马广场举行过一次俄罗斯联邦美术家协会莫斯科分会成立30周年纪念画展,第一次在正式画展上公开了不少以前被禁的作品。当时,赫鲁晓夫也兴致勃勃地前来参观。谁知,他看后很不喜欢,特别令他反感的是罗伯特·法尔克用现代派手法画的《裸女》。
    几年后,被解除了职务的赫鲁晓夫在和著名作家伊·爱伦堡谈起此次画展时,感慨万千地说:“应该好好教育像法尔克这样的青年画家,要帮助他走正路。不能这样对待妇女!”爱伦堡解释道:“每个艺术家都有用自己的目光去描绘这个世界的权利。这儿不存在任何侮辱妇女的意思。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2-23 00:21 , Processed in 0.241151 second(s), 53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