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勒·格里利(1811─1872),散文家,报纸编辑,创办了《纽约论坛报》。他使约翰·索尔说的一句话:“到西部去,年轻人!”成为广为流传的一句明言。
    他以字迹潦草和不能容忍报道中的不准确而著称。一位名叫约瑟夫·巴克林·毕晓普的记者在报道一个县的选举情况时有误,说共和党取得了一万两千张选票的多数。格里利见到这条消息后,把毕晓普叫来,对他说:“傻瓜都应该知道,那个县里有选举权的人总共还不到一万两千!”然后给了他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他被解雇了。被格里利的怒气吓得直发抖的毕晓普拿着字条来找总编辑 ...

乾隆年间江南科考,因应试的举子都是当地名士,一连换了几个主考官,都被举子一个个顶了回来。乾隆又命王尔烈到江南主考。举子听说主考官是个北方人,想奚落他,居然在王尔烈的馆驿门旁贴出一个上联:“江南千山千水千才子。”王尔烈提笔续写下联:“塞北一天一地一圣人。”“塞北”这里代指北方;圣人指孔子,他是山东人,属北方。
    众举子不由赞叹:多少才子也抵不过一个圣人哪!
    一个举子躬身问道:“王大人学识如此渊博,敢问尊师大名?”
    王尔烈笑道:“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数吾乡,吾乡文章数吾弟,吾为吾弟 ...

夜晚,高尔基脸色铁青地从剧院出来,气愤地说:
    “胡闹!歪曲!”
    这天上演的正是高尔基的剧作《耶戈尔·布雷乔夫和其他的人们》。导演没经他的同意,将结尾处理成布雷乔夫死了。这一改,悲剧气氛浓了,观众非常激动,每场谢幕竟达二三十次。观众虽然欢呼了,但高尔基看了却生气,说:“布雷乔夫没有死。”
    他找到导演,说:
    “你得改回去。”
    “为什么?”导演惊愕了,说:“这样的效果不是更好吗?”
    “布雷乔夫当时没死,要尊重事实。”
    导演欣赏自己的修改,也被剧场里的掌声迷住了,不愿改。 ...

钢琴演奏家伊曼纽尔·阿克斯极富幽默感。他的老朋友、合作伙伴大提琴手马友友在生日那天收到一件价格昂贵的毛衣,但是送礼人未写姓名。他认为那一定是伊曼纽尔送的,于是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谢函。4天后他又收到一件毛衣,附寄的卡片上写着:“亲爱的友友,希望这是你谢过我的那件毛衣。”

清末,上海曾把“杨乃武奇案”搬上舞台,场场满座。生活中的新科举子杨乃武在冤案平反后,在杭州担任上海《申报》特约通讯员。有一次他到上海,应友人之邀也去看京剧《杨乃武》。台上小生陈加祥把杨乃武刻画得像个“英雄”,月月红扮演的小白菜却演得娇艳轻浮,博得满堂喝彩。台下的杨乃武沉不住气,边看边摇头。

美国汽车巨子福特一向只开自己厂生产的汽车。一次,他开车经过底特律市郊,看见一名福特车主在修车。
    福特停车过去帮忙,几分钟就把车修好了。车主很感激,拿出5元钱递给他:“去买包雪茄烟吧。”
    福特说:“我现在钱多得自己也不晓得怎么花,我只是很乐意帮你把车开动罢了。”
    车主看了看福特的车子说:“你在吹牛吧!要是你有那么多钱,干吗还开着辆福特到处跑呢?”

第24届奥运会上爆出一个特大冷门,被誉为世界泳王的美国名将比昂迪,在男子100米蝶泳比赛中,竟败在名不见经传的苏里南选手内斯蒂手下,以0.01秒之差痛失金牌。事后当记者采访他时,他不无遗憾地说:“我真后悔没有早一点把指甲留长。”

1954年,法国政府邀请巴黎的市民参加一次隆重的国葬,悼念一位女作家——高烈特。她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个得此殊荣的女作家。
    高烈特是法国现代文坛的一个奇迹。她是一个南方农村出身的姑娘。偶然跨入文坛,一跃成为著名作家,最后担任雨果文学院的院长。她在晚年病魔缠身,瘫痪在床的情况下,由于爱情的力量,写下了不朽的名著《姬姬》,创造出文学的奇迹。
    高烈特1873年出生于离巴黎约100里的勃根底村,她的血液里有黑人的成分,她的外祖父是黑人混血儿。她在乡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高烈特的父亲是法国地理学会的会员,因而 ...

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是最早译介到中国的西方戏剧之一,在“五四”时期曾引起过巨大的轰动,许多青年女性都是在娜拉的影响下,离开家庭,摆脱束缚,走上自立自强之路的。但人们一定想象不到,作为娜拉形象原型的劳拉·基勒,却因此剧而遭受了莫大的委屈,这里面的恩恩怨怨,倒是别有兴味的。
    劳拉·基勒是挪威的一位女作家,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据她后来回忆说:“我从小就认识易卜生……当他的《布朗德》出版时,我亲眼看到它在当地像挪威的其他地方一样发生了很大影响,它使得许多人变得疯狂了。那时候我虽然只有18岁,竟 ...

1929年,吴健雄以优异成绩从苏州女师毕业,并被保送到中央大学(现东南大学)。吴健雄念的是师范,按规定要先教书服务一年,才能继续升学,但由于当时规定并没有那么严格,因此吴健雄在这一年当中,并没有去教书,反倒是进了上海的中国公学再读一年书,因而也有机会成为胡适的得意门生。
    吴健雄曾说过,在一生中影响她最大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父亲,另一个则是胡适先生。
    刚开始的时候,胡适并不认识吴健雄,虽然他知道中国公学有一个资质极其优异的学生叫吴健雄。
    有一次考试,吴健雄就坐在前排,考试是三个钟头,吴健 ...

“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想和我女儿约会。”
    “……哦她身材确实很好。我曾说过, 要是她不是我女儿, 我会和她约会。”
    
    “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女人, 但是她们可不是大家说的那副样子, 她们比男人坏多了, 也更有侵略性。”

    “看看这些合同。我每天就是签签签, 我签了无数张这种东西。你看这个合同值220万, 一个还没修好的大楼, 83%已经卖出去了, 但它究竟长什么样?没人知道。每份合同我要签22次, 你觉得这活没什么技术含量?和我做生意的人都觊觎我的签名, 我曾经雇人帮我签名, 然后把客户给惹毛了。我就只能 ...

利普顿是美国著名企业家,为了打开经营局面,他请漫画大师洛宾哈特每星期为他食品店的橱窗画一幅漫画。其中有一幅特别吸引人,画的是一个爱尔兰人背着一只痛哭流涕的小猪,对旁边的人说:“这头可怜的猪儿成了孤儿,它的所有亲属都被送到利普顿食品店加工成火腿了。”
    利普顿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大做文章,贴出漫画后,他又买了两只肥猪,用彩带装饰起来放在橱窗里,上面配一条醒目的横幅——“利普顿孤儿”。
    结果,这一套奇特的陈列吸引了来自各地的成千上万的参观者,顾客因此络绎不绝。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1-23 12:37 , Processed in 0.331512 second(s), 53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