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诗人塔·格·谢甫琴科,于1814年生于一个农奴之家。他后来虽然赎了身,却因为写了许多革 命诗歌,被沙皇贬为士兵,流放到奥伦堡草原。他为人幽默而倔强,尤为傲视权贵。
    谢甫琴科喜欢随渔夫去划船,捕鱼后就到小酒店去闲坐。有一次在那儿遇见一位权贵,此人和他闲聊了一会儿,分别时,向他伸出手来,却只给了一个指头。”说:“当我向地位相等的人表示敬意时,我伸出全手;比我低一级的人,我伸出四个指头;再低一点的是三个指头;更低的是两个指头;对其他一切人则是一个指头;谢甫琴科笑道:“我是个农民,没有官位,怎 ...

约翰·威克斯是英国十八世纪的一位作家和政治活动家。有一天,上议员桑得韦奇当众辱骂他说:“你将来不是死于梅毒,就是死于绞架。”
    威克斯答道:“那就要看我是拥抱阁下的**或是阁下的理论了。”

美国《时代》周刊的创办人亨利·鲁斯,虽拥有万贯家财,但其生活却十分简朴,外人简直无法想象。
    有一次,《时代》周刊芝加哥办事处的职员为亨利·鲁斯在旅馆订了一间套房,好让他能在那里更换正式的礼服,去参加一个政治性的晚宴。
    亨利·鲁斯听说那间套房要花54美元时,不禁抱怨:
    “老天呀,难道我就不能在洗手间**吗?”

赫鲁晓夫一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突然举起一只皮鞋不断地敲着桌子说话。这件事被当作国际笑话,使得世人皆知。然而人们并没有搞清楚,这只皮鞋是从哪里来的?是赫鲁晓夫脚上穿的皮鞋吧?不是,摄像机可以证明:赫鲁晓夫脚上一直穿着两只鞋。是紧挨他身边坐着的原苏联外交部长葛罗朱柯脚上的鞋吧?也不是,新闻图片上,也显示着葛罗米柯脚上一直也穿着两只鞋。是赫鲁晓夫提前准备好装在公文包里的吗?更不可能。那么敲桌子的鞋是从哪里来的呢?
    历史过去了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从赫鲁晓夫的私人档案里才发现:原来他是在离他不远 ...

蒋介石的次子蒋纬国,在台湾人的心目中,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平时为人随和,爱开玩笑。他曾因此而被一些人看成“没出息”,但就是他这种“没出息”的平民作风,使他成为蒋氏家族中最为民众所接受的人物。
    1975年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接替其父担任“总统”。新闻记者为此采访了蒋纬国,问他有何感受。蒋纬国开玩笑说,他很高兴,因为他自己也升官了,他以前是蒋总统的儿子,现在升为蒋总统的弟弟了。一番话语,引得众记者哄堂大笑。
    1983年3月,蒋经国在一届“国大”七次会议上蝉联“中华**总统”。时任禁用词语“三军 ...

晚年的杰斐逊总统在私邸接待法国 军人、政治家拉斐特的来访。
    拉斐特的四轮马车停在杰斐逊私邸东边的草坪上。草坪一边有一队120名骑兵的卫队,从私邸到马车摆成一个半圆形。另一边有大约200人出于好奇的缘故想目睹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拉斐特跨出马车时,杰斐逊正从门廊台阶上走下来。杰斐逊因年老体弱而走路蹒跚,拉斐特则由于长期监禁生活的折磨而成了跛子。他们力图加快脚步,结果都拖着脚跑了起来,不停地喊:“呵,杰斐逊!”“呵,拉斐特!”他们拥抱时激动得流泪。在场的人无不热泪盈眶,鸣咽出声。两位老人走进房 ...

“如果林肯总统今天仍然在世,他一定会给气得在棺材里翻过身来。”这样前后矛盾的一句蠢话你道是出于谁人之口?原来是美国前总统福特。
    名人留下过许多至理名言,但也说过不少蠢话,美国作家罗斯和凯瑟琳·帕特拉斯把它们搜罗起来,辑成一本名曰《七百七十六句最蠢的话语》的书。特摘录数语,以博一粲。
    福特总统(又是他!):“事情现在比过去的他们更像他们。”
    法国总统戴高乐:“中国是一个大国,居民主要是中国人。”
    电影大亨森姆·戈德温:“他的生活与财富不相称,过分奢侈,但他支付得起。”
    美国衣 ...

有一次,一个叫汉普顿的出版商向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欧·亨利(真名威廉·西德尼·波特)约稿,欧·亨利不太相信那些出版商,要求预支稿费,而汉普顿声称在见到初稿以前拒绝付稿费。因此他们达成一项协议:欧·亨利交上前半部手稿可拿到250美元,然后交上后半部手稿可再拿到250美元。
    不久,亨利交上了前半部手稿,可汉普顿非但没付钱,连信也未复。后来才得知,狡猾的汉普顿出版了小说的前半部,同时打出广告以250美元的价格征求后半部。

刘春霖为前清最后一科廷试中试的一甲一名,因此人家称他为“末代状元”。而号称鸳鸯蝴蝶派的领袖文人徐枕亚(鸳鸯蝴蝶派,中国近代言情小说流派)却是他的东床快婿。
    枕亚江苏常熟人,以民初撰著《玉梨魂》小说而成名。其时有些人认为这本书哀感顽艳,值得一读。
    刘春霖有个女儿,读过了更是着了迷,不觉恹恹生起病来,刘觉得蹊跷,要女儿直说。女儿没说什么,只在枕头边取出一本《玉梨魂》扔给他父亲看,眼里却流出泪来。老状元从没读过这种书本子,翻了几页,不禁拍案叫绝说:“不图世间还有如此才子。”立刻托出人来替女 ...

胡适之出长中国公学,正值北伐成功全国统一的时候,高中以上学校及大学的学生,都受军事训练,组织学生军。吴淞要塞司令部发下了有枪无弹的枪械,并派一位少校参谋任教官。在举行成立典礼的一天,胡致词中有一段说:
    “大家都知道当兵的丘八最狠,因为他们有武器;同时学生更狠,因为他们有头脑,有学问,所以人称丘九。今天学生组织了学生军,就变成丘十七,将来救国救民的责任,全在你们这批丘十七事上……”
    参加的学生,闻之掌声雷动。

有一次,一个大规模音乐会主持人想邀请瑞士钢琴家塔尔贝格做即席表演,塔尔贝格问他:“演奏会什么时候开始?”
    主持人答:“下个月1号。”
    塔尔贝格接着说:“对不起,练习时间不够,我无法参加。”主持人不解地问:“大师还用练习吗?”
    塔尔贝格说:“我想演奏一些新曲目,至少要1个月的练习时间。”
    主持人又问:“3天时间不够吗?我认识许多音乐家,从来没有一个人为一次演奏会而练习4天以上,何况像你这种大师级的音乐家,更没有练习的必要了。”
    塔尔贝格不以为然地表示:“每次发表新作品,我至少要练 ...

聂绀弩系杂文家、诗人,文坛称其杂文为继鲁迅之后第一大家。
    有友人回忆聂公早年之幽默,趣事迭出。抗日时期,他居桂林,与友人聚饮餐馆。端来白斩全鸡,食时,骨多于肉。聂公叫来堂倌,问道:这是两只鸡吧?堂倌回答:是一只。聂公正色道:一只鸡,哪有这么多骨头?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 沪ICP备15002277号

GMT+8, 2017-1-23 12:33 , Processed in 0.181383 second(s), 51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