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骘(东吴重臣)担任交州刺史时,曾经到达南海,观看尉佗旧时的治所。当地依山面海,平旷开阔,一望无际,高处是桑园,下面是沃野,山麓林莽间的鸟兽应有尽有。还有海怪鱼鳖、鼋、鼍、鳄鱼、珍宝异物,千奇百怪,种类万千,不胜枚举。尉佗凭倚山冈修建高台,高台朝北,面向汉土,圈出地基,方圆千步,陡峭高百丈,顶上面积约三亩,在四周建了回旋曲折的复道,每逢初一、十五,就登台遥拜,名为朝台。前后各任刺史、郡守,新来上任时,无不乘车而来,登台畅游。步骘登高远望,看到大海一片茫茫,俯视原野湖泽,殷富丰盛,于是说道:“ ...

孙策掌理江东时,曾让吕范管理财计。当时孙权年少,私下向吕范借钱索物,吕范定要禀告,不敢专断许可,当时被孙权怨恨。
    后来,孙权代理阳羡长,有私下开支,孙策有时进行核计审查,功曹周谷就为孙权制造假账,使他不受责问,孙权那时十分满意他。
    但等到孙权开始统管国事后,认为吕范忠诚,深为信任,周谷善于欺骗,伪造簿册文书,不再录用。
    吕范去世后,孙权路过吕范墓,忍不住呼喊他的字:“子衡!”言毕泪流不止。

有一次佛印禅师与苏东坡相对打坐,苏东坡问佛印禅师:“大师,你现在看到的苏东坡是什么呢?”
    佛印反问他:“你先说说,你看到的佛印是什么?”
    苏东坡怀着好胜心理,开玩笑地说:“我在打坐时,用我的天眼看到大师是团牛粪。”
    佛印就对苏东坡说:“我在打坐时,用我的法眼看到你是如来本体。”
    苏东坡回家洋洋得意地告诉他妹妹,苏小妹说:“哥哥,你实在输得太惨了,你难道不知道修行时一切外在事物都是内心的投射?你内心是一团牛粪,所以看到别人也是一团牛粪;人家内心是如来,所以看到的你也是如来。”

话说史思明在邺城自立为大燕皇帝,率叛军长驱直入,连下数城,直逼河阳城外,与李光弼所率唐军隔河对峙。李光弼不愧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知道,眼前守城唐军不仅军事实力比河对面的叛军差一大截,而且唐军将士的士气低落,要想在这场力量悬殊的战斗中获胜,不宜力战,只能智取。
     叛军久居塞外边疆,擅长骑射,作战时更是倚仗精锐的骑兵在前冲突。这次也不例外,叛军从塞北带来大量马匹,都是一些战斗力特别强的纯种战马。这些马个高劲大,在阵前横冲直撞,如履平地,对李光弼率领的唐军威胁很大。史思明自然把这些战马视为 ...

张仲景,名机,字仲景,东汉涅阳县(今河南省邓州市穰东镇张寨村)人。自幼苦学医书,博采众长,成为中医学的奠基人。他著《伤寒杂病论》,集医家之大成,被历代医者奉为经典。张仲景有名言:“进则救世,退则救民;不能为良相,亦当为良医。”张仲景不仅医术高明,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手到病除,而且医德高尚,无论穷人和富人,他都认真施治,挽救了无数的性命。
    相传张仲景任长沙太守时,常为百姓除疾医病。有一年当地瘟疫盛行,他在衙门口垒起大锅,舍药救人,深得长沙人民的爱戴。张仲景从长沙告老还乡后,正好赶上冬至这一天, ...

赵祯对下人很仁慈。有一次用餐,他正吃着,突然吃到了一粒沙子,牙齿一阵剧痛,他赶紧吐出来,还不忘对陪侍的宫女说:“千万别声张我曾吃到沙子,这可是死罪啊。”对待下人的过失,赵祯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不适与难受,而是下人因此而可能带来的罪责,可见他的确很仁慈。
    赵祯对读书人也比较宽容。嘉祐年间,苏辙参加进士考试,在试卷里写道:“我在路上听人说,在宫中美女数以千计,终日里歌舞饮酒,纸醉金迷。皇上既不关心老百姓的疾苦,也不跟大臣们商量治国安邦的大计。”考官们认为苏辙无中生有、恶意诽谤,赵祯却说:“朕 ...

汉时,管宁与华歆二人为同窗好友。有一天,两人同席读书,有达官显贵乘车路过,管宁不受干扰,读书如故,而华歆却出门观看,羡慕不已。管宁见华歆与自己并非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便割席分坐。管宁其后终于事业有成!

南北战争时期,林肯和众军官在家里开会。一个军官喜欢吸雪茄烟,弄得浓烟笼罩全屋。林肯的妻子玛丽偶然进来,忍受不了里面的气味,于是生气地说:“这臭味真难闻啊,我不能在这里多留一分钟了。”说完随即夺门而出。
    吸烟的那位军官非常愧疚,正要向总统道歉。林肯却捻着胡须,微笑着说:“我真愿意自己也会吸雪茄烟。”

弘一法师(李叔同)在俗时,“天涯五好友”中有位叫许幻园的;有年冬天,大雪纷飞,当时旧上海是一片凄凉;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挥泪而别,连好友的家门也没进去。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站了整整一个小时,连叶子小姐多次的叫声,仿佛也没听见。随后,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把门一关,让叶子小姐弹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的传世佳作。
    《送别》
    李叔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 ...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与著名史学家翦伯赞交谊颇深。翦爱吸香烟,而陶不吸,但常以友人赠己者转赠予翦。一日,一美国友人赠陶一支好烟,陶用纸包好托人送到翦处,并附诗一首:“抽一支骆驼烟,变一个活神仙,写一部新历史,流传到万万年。”
    陶在美留学时的同学胡适,写了《我们走那条路》一文,文中说到中国有“五个鬼”,即: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未提当时在中国横行霸道的帝国主义这一“大鬼”。陶写诗指出:“明于考古,昧于知今,捉住五个小鬼,放走了一个大妖精。”

1863年元旦,林肯跟挤在白宫的访客握了几个钟头的手。那天下午他退到办公厅,把笔浸在墨水里,准备签署“解放奴隶宣言”。他略带迟疑地对西华说:“如果奴隶制度没有错,那天下就没有错事了。我一辈子从未比现在更确定自己是对的。不过我从早上9点钟就接见访客,跟人握手,手臂又缰又麻。现在这份签名会被人密切注意,如果他们发现我的手迹发抖,一定会说:‘他良心有点不安呢’!”

埃兹拉·庞德是著名的诗人,现代派诗歌的倡导者和理论家,意象派的领袖,曾先后鼓励和帮助乔伊斯、艾略特、劳伦斯和弗罗斯特等著名诗人登上文坛。
    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因为替意大利法西斯作广播宣传,攻击美国,而被美军逮捕,从意大利押解回美国候审,后又被撤销起诉。他的政治立场虽不可取,但他在现代诗歌发展上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在西方社会是得到公认的。
    庞德颇通剑术。有一回,诗人拉塞尔·艾伯克龙在一篇文章中提出,年轻诗人应放弃无聊的写实主义,而去研究华滋华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
    庞德对此十分恼火,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人轶事网  

GMT+8, 2021-5-17 11:08 , Processed in 0.089795 second(s), 50 queries .

郑重声明:本站资源均由会员从网上收集整理所得,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犯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admin@storyren.com),我们将立即做出整改。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